商务资讯 > 专家视角 > 正文

刘积仁:“软件即服务”时代已经到来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字号:小

  “一个新时代就在我们眼前,这就是苹果主导的移动互联网时代,这个时代,中国软件产业将迎来更大的发展机遇。”说到这些,刘积仁颇为激动,“一个新的时代开始了,个人软件的‘软件即服务’时代到来了。这给中国软件公司带来了机会,通过下载,通过互联网,提供面向用户的产品与服务,这会形成很大一个市场”。

对行业的预见性

  记者:回顾中国软件产业发展的每个阶段,东软都做了哪些事情?

  刘积仁:东软始终谋求在行业领先,这主要源于对行业的预见性,比如在解决方案方面,东软就是最早布局的公司之一。

  Solutions(解决方案)市场开始于1996年,那一年东软上市。当时系统集成很热,就是软件硬件一起卖。到2002年左右,中国Solutions的市场格局就比较清楚了,这个格局维持了相当长的时间。

  可以说,在中国软件业发展的不同阶段,东软都有参与,而且是为数不多走完全程的企业之一。在第一个阶段,我们专注于做服务,那时候我们的工程就做到了美国。东软是最早进入第二个阶段的公司,然后进入第三阶段开始做电信、电力、社保。

  记者:过去二十年,东软如何一步步坚持走到现在?

  刘积仁:不断的创新。最开始我们是个本地的企业,1996年东软做了两件事,可以说是这个行业标志性的变化:一是我们建立了中国的第一个软件园,中国软件园的概念来自于东软。当然我们也很遗憾,后来误导了很多企业,把做软件的钱用来做软件园,很多企业因此而倒掉,托普最典型;二是东软上市,中国资本市场第一次接受了本土的软件企业。

  记者:在这个过程中,行业发生了许多变化,东软内部做了哪些调整?

  刘积仁:事实上,在整个软件产业发展的不同阶段,我们公司的组织结构,我们的治理体系,以及公司的整体竞争能力,都在不断构造的过程中,而不是某一天开始,每个阶段都在构造,要不然就活不到今天了。

  比如说到1996年我们上市,使得我们的企业跟资本融合了,我们就感觉到应该建立我们的品牌。与此同时,组织结构也在发生变化,最开始以中央为中心的架构,而当我们开始有分支机构的时候,我们注重了整个管理平台的建设。当我们再往下一走的时候,我们改变了按业务垂直线条件的架构,变成了矩阵架构,把中国分成了八个大区,一个大区都是一个当地的市场,而垂直线与大区融合。

软件外包面临难题

  记者:软件外包是与海外企业构建产业链的一个过程,某种程度上也可以称之为中国软件的国际化,作为中国软件外包的一个样本,东软有什么酸甜苦辣?

  刘积仁:在2002年的时候,东软看到了国际化的趋势,即未来必须国际化,或者主动国际化,或者被动国际化。即使你在中国,你也要和全球的公司一起竞争。就在2002年,东软开始涉入外包业务,首先大规模对日外包,从2008年开始,东软开始着力于欧、美外包。

  外包发展的过程实际上是解决方案国际化的一个延伸。我们在国际市场上的业务,并不是一个纯粹的或者说简单的外包,我们在几个方面构建了自己的优势,比如说汽车、手机、家电以及医疗,在这几个领域,东软在全球都是最强的解决方案提供商。

  记者:东软现在在海外的业务主要是产品解决方案,还有其他业务吗?

  刘积仁:主要是产品解决方案。我们现在全球几大行业具有领先优势,比如汽车电子,现在我们海外都是上百人了、国内上千人,两个加在一起,我可以说在汽车电子解决方案里面,东软是全球不太多的有竞争能力的一家。除了汽车电子,在手机、医疗产品、家电,这几个领域里面,通过全球化,东软也获得了一个很好的全球竞争位置。

  记者:东软为此进行了很多收购。

  刘积仁:对,海外有很多收购,还会进行一系列收购。

  记者:在国际化的过程中,东软面临哪些挑战?

  刘积仁:今天我们的结构越来越变成了一个全球化的管理机构,因为现在的员工也在外面,分公司也在外面了,业务也在海外,很多的业务是需要国内与海外共同合作,甚至是一个团队来完成,我们需要建立一个全球统一管理平台。这个平台包括人力资源管理平台、财务管理平台、RND管理平台、市场开发平台、品牌管理平台,以及IT基础设施管理平台。

  比如说前几天在讨论IT基础设施管理平台,IT平台有人力资源在管理,德国有一个法律,个人信息不允许拿到海外。我们过去肯定需要员工的个人信息,至少有年龄、性别等。这就迫使我们在德国布置服务器。

  记者:在这个过程中,最难的地方是在哪里?

  刘积仁:软件行业是智慧型产业,行业发展最重要的是人,最难的就是文化,就是说文化的整合和思维的整合,或者说建立一个全球的文化体系,或者说是文化兼容体系。

  记者:是各种文化兼容,而不是相互妥协?

  刘积仁:你不能够迫使他们接受我们,这是不可能,也是绝对错误的。就是说我们如果让一个欧洲的公司照搬我们的文化,那是不可思议的,他们有自己的文化,照搬我们的法律也不行,他们有当地的法律,照搬我们生活的方式也不行,他们是当地人。把这些东西都强加给他们,肯定会失败。

  记者:如何实现文化兼容?

  刘积仁:更难的叫信任。过去我们有事情,咱得有人去,内部也会说咱们派个人去。会觉得:咱收购他,他是外部人,咱是内部人。但实践表明这样不行。你要相信他,在他的法定环境下,他比我们可能冒法律风险的概率要小。你派一个人,这个人就用他的思想去看住这些人的话,那些人就没有被信任的感觉,就很难驾驭。

  所以我们在海外,几乎我们派的人都是服务功能的。我们也很少派人,现在德国、芬兰加起来我们派一个人。你要没有这种胸怀信任他们,你最好就不要国际化。

  记者:信任更体现在获得国际客户认可方面,这是不是更难?

  刘积仁:当你充分地使用本地人的时候,会解决这个问题。中国企业在海外招人,最好招有经验的、身价贵的人。你要贪便宜,就呆在中国,没有比中国更便宜的人力资源了。你得认,贵的人才有价值。

  这些贵的人讲他过去的经历,客户容易相信他,你弄一个新人,即使很便宜,但他没有什么经验,拢不住客户。如果一个人见到客户说自己过去在诺基亚干了多少年,在摩托罗拉又干了多少年,现在在东软。在这种情况下,客户就会相信他。我们这个策略,使得我们与客户没有障碍,反而变成了优势。

“软件即服务”时代到来

  记者:个人软件应用这块,过去由于盗版没有形成大的产业,但在现在的互联网时代,尤其是苹果的App Store模式起来之后,对于中国的软件产业是不是一个很大的机会?

  刘积仁:中国软件业过去的20年间或者15年间,总有一个情结解不开,那么老想做中国的微软,我们一直想做一个东西跟微软一样,做打败微软的东西,从文字处理、Office、操作系统、数据库。这是错误的路线。

  但从现在开始,一个新的时代开始了,个人软件的“软件即服务”时代到来了。这给中国软件公司带来了机会,通过下载,通过互联网,提供面向用户的产品与服务,这会形成很大一个市场。

(责任编辑:孔祥玉)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游客评论
网友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并不表明谋思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请输入右侧验证码:
验证码
想了解更多,请拨打 4000-533-777服务通
立即开通服务通是谋思网的高级会员,成为服务通,您将享有以下六项特权服务。
获取需求商机 尊贵身份标识 追踪来访用户
信息快速展示 媒体宣传报道 供求多次刷新
[服务通案例]
谋思网:助五色土发展的另度空间
青岛五色土抵押货款顾问公司,是拥有十多年发展历史的...[详细]
“华山论剑”一朝成名 尽在谋思服务通
2006年,一家房地产公司于岛城成立。岛城房地产公司不在少数...[详细]
资讯最终页右上角图
推荐阅读

关于谋思联系我们帮助中心广告服务诚聘英才服务条款隐私声明法律声明网站地图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1-2017 imosi.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