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服务业 > 研究报告 > 正文

探析:中国现代服务业竞争力差在哪里?

2013年08月06日 13:33来源:光明日报字号:小

    今年上半年,服务业增速达8.3%,比第二产业快0.7个百分点,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达到45.3%。在我国经济增速减缓的形势下,服务业作为新的经济增长点已是大势所趋。但现如今,我国服务业发展却严重滞后,服务业如何肩负起重任呢?

    1.“服务性产品供不应求”服务业空间有多大?

    IBM曾经是典型的制造企业,但现在70%多的收人来自于服务,特别是信息服务;海尔曾经是传统的家电企业,但如今也是在向制造服务化企业转型,并在同业竞争中以“服务”制胜。

    服务业在快速发展,对比之下,工业却在继续回落。这一升一降,谁将能够担起新的大任,不言自明。

    7月25日,工信部照例公布了今年第一批工业行业淘汰落后产能的企业名单,涉及19个工业行业总计1432家企业。

    “现在不但传统产业生产能力过剩,就是一些新兴产业也在过剩,比如风力发电、光伏产业。”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姚景源表示,制造业生产能力过剩,一些产能必须拿掉。但现在经济增速恰恰在下行,对于工业来说,稳增长和调结构是一个两难选择。

    当然,城镇化、基础设施建设等无疑会继续拉动产业需求。但事实上,如今在加大结构调整的背景下,试图通过大规模的投资拉动工业继续为经济增速做贡献的可能性不大。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服务经济研究室主任夏杰长说:“我国制造业大而不强,其根源也在于现代服务业、新兴服务业发展太落后。”

    为什么这么说呢?夏杰长表示,中国的产业在全球价值链分工中处于低端的位置,是典型的国际代工模式,附加值很低。究其原因,是缺乏生产性服务业特别是高技术含量的新兴服务业的有力支撑。要攀升全球价值链的高端,就必须有新兴服务业作为坚强后盾。

    中国制造业要升级、要提高产品附加值,就必须向“微笑曲线”两端转移:往下游走是做品牌、做客服,往上游走就是做研发、做创新。这些都是服务性工作,从着力于发展制造业转向发展服务业,几乎成为必然。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教授徐建国表示,中国GDP中服务业占比远低于发达国家70%左右的水平。考虑到中国的发展阶段,现在的服务业占比应该在60%左右。也就是说,中国目前服务业大概滞后了15个百分点。这15个百分点的缺口,加上服务业发展可以促进一、二产的进一步发展,就意味着巨大的增长机会。

    “大力发展服务业,既是当前稳增长、保就业的重要举措,也是调整优化结构、打造中国经济升级版的战略选择。”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今年“京交会”上的演讲中,对发展服务业寄予厚望。

    如今,我国许多工业产品已经供过于求,但对服务业来说,虽然增加值已经超过工业,就业人数已经超过农业,但许多领域严重供不应求。增加服务业有效供给,提高服务业水平,可以释放巨大的内需潜力,形成稳定经济增长的有力支撑,也会对经济结构优化和质量价值提升产生放大效应。

    一句话,发展服务业,既能稳增长又能调结构。

    2.“和发达国家差距不仅在规模”服务业水平为何上不去?

    中国香港、美国、加拿大等国家和地区,服务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都在60%以上,个别国家达到80%。与发达国家和中国台湾、香港地区相比,我国服务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严重偏低。在我国,关于这个比值的最新数据,只有45.3%。

    服务业规模占比有差距其实只是表面现象,我们的服务业在“质”上的差距比“量”更严重。

    在当今我国的服务业市场上,消费者在头疼怎么为孩子找到一个保姆;节假日出游怎么不让自己陷身“人海”;上星级的酒店上个网居然要那么麻烦……在我国的服务业中,无论是竞争性还是垄断性的行业,无论是新兴的还是传统服务业,无疑都存在着大量问题。

    从企业竞争力看,我国服务业中的电信、金融等行业在发展规模上已经达到较高水平,部分龙头企业已经进入世界500强企业的榜单。但是,人们的感受是:在电信领域,网速慢、资费高,服务投诉多。在金融领域,人们找不到靠谱的投资产品,无从投资;而小微企业,却无处寻找贷款。

    现如今,我国现代服务业中的一些行业中仍然存在政策性的进入壁垒和垄断现象,如银行、电信、保险、会展、传媒等。相关机构或企业的设立和业务扩展,都必须经过严格的审批程序,进人门槛极高,有些领域几乎由半官方的机构所垄断。

    北京工商大学工商管理系主任孙永波说:“这种垄断性质的市场结构导致服务供给质量差、价格高。另一方面,严格的进入限制使不少现代服务业的经营主体投资渠道单一,竞争能力难以提高,经营效益不佳。”

    而在传统服务业领域,准入门槛却存在偏低的问题,聚集了大量的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企业的诚信度、服务质量等方面缺乏规范,一些行业问题不断出现,消费者难以找到满意的服务产品。

    即使跟同等发展水平的发展中国家相比,我国服务业也要差上十几个百分点,养老、教育、医疗等服务业差得更远。服务业供给严重不足,无论是基本公共服务还是非基本公共服务,都有短板。

    “服务业当前最紧迫的任务是千方百计增加供给,为消费者提供高质量的产品。对于垄断性的行业,要敢于让社会资本进来,用竞争推动产品质量提升;对于传统行业,要增加行业集中度,规范管理。只要这样,服务业中的小企业才能长大,产品才能越来越多、越来越好。”孙永波表示,目前我国服务业总体上仍以传统的劳动密集型行业为主,技术密集型、知识密集型的新兴服务业发展严重滞后。为了缩小与发达国家差距,还必须推进新兴服务业的发展。

    3.“需要给企业发展的机会”发展现代服务业难在哪?

    阿里巴巴的“余额宝”推出以来,在口口相传中,迅速地赢得了消费者的认可。电子商务等新兴服务业的发展就是这样:你不可能预测它创造出哪种具体产品,但可以肯定的是,它能够创造出新市场,并以惊人的速度发展壮大。需要的,就是给它们机会。

    “中国服务业发展滞后,最大的制约是体制机制障碍,出路在于改革。”李克强总理曾深刻地指出问题的症结。

    一些服务业的企业家呼吁,对他们的最大的支持政策莫过于放开市场准入,从体制机制上为企业松绑,增添活力和创造力。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来有为表示,要探索和推进服务领城市场准入方式和监管方式改革,进一步清理服务业市场准人方面的政策规定。

    “在放松经济性管制的同时,政府部门要加强市场监管和公共服务职能,维护竞争性领域的市场秩序。”来有为说,“现代服务业中有很多新兴的经济形态,产业链较长,涉及多部门监管问题,今后要根据产业形态的发展逐步完善监管措施,增强新兴现代服务业发展的活力。”

    新兴服务业在发展初期普遍是小型甚至是微型企业,许多服务业企业的核心资本是人力资本,没有多少可以抵押的实物资产,迫切需要金融提供适合的融资方式助其起步和发展。

    夏杰长说,要在金融体制上为服务业松绑。他建议借鉴韩国的经验,设立“服务业特别基金”,为符合国家产业政策的小微新兴服务企业发展提供资金支持。“金融业本身就是服务业的重要组成部分,通过金融创新,不但可以把金融业做大,同时也能够为服务业注入资金。”

    新兴服务业与科技进步密切相关,甚至大多数新兴服务业就是由于技术进步而衍生出来的。但在现实中,很多服务业企业却难以获得国家在政策上的支持。

    “新兴现代服务业中的很多企业科技含量高,创造的附加价值大,商业模式先进,应该纳人高新技术企业的范畴,享受相应的支持政策。”来有为建议,我国高新技术企业认定的条件和程序应该为现代服务业进行补充和调整,扩大新兴现代服务业中高新技术企业的认定范围,把新兴服务业的创新型企业纳入支持政策体系内。“毕竟,一旦这些企业发展起来,创造的价值是难以估量的。”

(责任编辑:羽篪)
转载声明:谋思网转载此文的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表明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文章内容仅供参考,请读者自行甄别,以防风险。
推荐阅读


关于谋思网联系我们帮助中心服务条款隐私声明法律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0-2016 imosi.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