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务资讯 > 商务办公 > 正文

张兰出局俏江南创始人不再是法定代表人

2015年07月24日 09:42来源:新京报字号:小

  用京剧脸谱作为公司标志的中高端餐饮企业俏江南,创立15年后再遭 “变脸”。

  冲击IPO无果后,俏江南股权几经易主,今后能代表俏江南的人将不再是其创始人张兰,而是新主人香港保华顾问有限公司(下称“保华”)。同时,俏江南也由最初的纯民营变为外商投资企业。

  对于张兰的“离开”,外界有评价是“被出局”,随即张兰发布律师声明对此否认。张兰本人似乎并不接受这样的结果,她曾对外宣称希望重返俏江南。不过,其辩护律师称,张兰重返俏江南董事会已不太可能。

  创始人不再是法定代表人

  昔日红极一时的俏江南,其总部如今藏身于北京望京的方恒购物中心三楼,与俏江南望京餐厅仅相隔一条悠长漆黑的“人造走廊”。

  7月20日至21日,新京报记者连续两天走访俏江南望京办公室。除了俏江南餐厅前的牌子,丝毫看不到办公场所的痕迹。经过询问,才知道俏江南办公室在餐厅的旁边,拐进去看到的诸如“卜算子”等餐厅包间的名字,如今已成为办公室。

  多位工作人员对新京报记者称,今年初从北京姚家园搬迁至此,因搬迁不久,俏江南办公室与餐厅之间仅隔一条宽不足两米的走廊,用帷幔遮挡杂物,大约30米长的走廊全程无灯光。

  作为俏江南创始人的张兰,已与这里没有业务关联。

  7月14日,有关“张兰退出董事会”、“张兰从董事会出局”等消息,迅速将IPO夭折后的俏江南推到风口浪尖。

  16日,张兰发布律师声明,否认“被出局”。律师声明称,张兰已于2013年底辞去了俏江南相关公司的董事和法定代表人等职务,不存在所谓的2015年7月14日从董事会“出局”的情况。

  同日,俏江南也向媒体发布公告称,今年6月保华被委任成为俏江南董事会成员,欧洲私募股权公司CVC Capital Partners(下称CVC)的委派代表和张兰女士不再担任俏江南董事会成员,且不再处理或参与俏江南的任何事务。

  “俏江南与前董事会成员没有业务关联,不便对与前董事会成员相关事宜做出评论”。俏江南官方对新京报记者表示。

  7月21日,新京报记者亦从香港保华顾问有限公司处证实,该公司俏江南业务组成员已经全部进驻俏江南办公,讨论后续并购等相关事宜。

  7月23日,记者查询企业工商信息时发现,俏江南的企业信息已于2014年12月19日获准变更。俏江南的企业类型已经变更为“外商投资企业法人独资”,其法定代表人也变为安勇。安勇是俏江南创立元老之一,于2000年加入俏江南,现任职俏江南投资有限公司总裁。

  与CVC从“甜蜜期”走向决裂

  创立于2000年的俏江南,曾号称要做成“餐饮界的LV”,但在多次冲击上市无果后,张兰最终选择与CVC合作。然而双方“甜蜜”不过一年,便走向决裂,今年3月,CVC状告张兰,并向香港法院申请冻结其资产。

  按照张兰对媒体的说法,保华接盘俏江南,源于CVC对俏江南经营不善想反悔,因资金压力及业绩因素,希望取消此前的交易,并导致今年3月的香港法院仲裁案。

  张兰的律师声明显示, CVC因其未能依约向银行团偿还约1.4亿美元收购贷款,银行团已经授权香港保华顾问有限公司的代表于2015年6月23日出任俏江南集团的董事。CVC的委派代表不再担任俏江南集团的董事会成员。

  张兰代理律师陈若剑此前更是对媒体直言,“世上哪有买一双鞋穿了一年要退货的说法?”

  他透露,CVC进来后,包括张兰在内的董事会成员就全部退出了,CVC根本就没有委派真正的国际人才团队,只派了3名董事进入,其中一个是财务人员,且CVC根本不懂中国餐饮,加上整个高端餐饮几乎雪崩,俏江南也无例外。

  对此,新京报记者曾书面采访CVC。不过,CVC方面表示,由于与张兰还存在法律纠纷,尚未结案,因此,目前,不便对外针对张兰的说法做出回应。

  CVC“动作”不断,张兰称不知情

  今年3月,CVC被曝出向中国香港法院申请冻结资产令,要求冻结张兰名下的相关资产。相关法院文件指出,申请人即CVC已经支付了极为可观的款项,至今仍无从得知这些款项的下落。

  而对于双方纠纷的细节,一直未有信息对外披露。近日,张兰表示,“今年春节期间,我还给CVC负责人发送感谢祝福短信,没想到我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他们却突然将我们告了”。

  同时,正当CVC向香港法院申请冻结张兰资产一案悬而未决之际,反转剧情来了。

  近日,张兰对媒体表示将状告CVC在其不知情的情况下,将她持有的部分股权质押给银行。同时,她希望重新回到俏江南。

  盈科律师事务所、公司控制权律师王光英表示,张兰的这一说法是否有道理,要取决于当时张兰与CVC的协议,如果协议中有就股权质押的约定,那么CVC这样做就无可厚非,如果张兰没有授权给CVC,那么CVC则不能将张兰的股权质押给银行。

  “不过蹊跷的是,如果张兰与CVC当时未就股权质押达成协议,那么CVC在未经张兰许可、签字的情况下,是无法质押其股权的,真如张兰所说其不知情,有可能在质押文件上有其他人代替她进行了签字。”王光英表示。

  保华接盘,洽谈中疑产生分歧

  对于“接盘者”保华来说,能否带领俏江南走出中高端餐饮业困局,低调接盘的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截至记者发稿,保华香港总部未对此予以说明。不过,保华证实公司俏江南并购小组人员均进驻俏江南办公室办公,处理后续事宜。

  事实上,这并非保华第一次参与中国内地企业重组。2010年,香港保华顾问公司曾作为太子奶的海外清算方,对太子奶提出司法重组申请。

  俏江南在发给新京报记者的书面回复中如此介绍“新主人”,保华是一家从事企业重组和企业咨询的公司,在亚太区拥有丰富的业务重组经验。保华期待与俏江南管理团队紧密合作以把俏江南带入新的发展阶段。

  7月21日,记者再次来到位于望京方恒购物中心的俏江南办公室,恰逢两位保华代表疑与俏江南方面发生分歧,面色不悦,抱着电脑去隔壁的俏江南餐厅包厢讨论事情,同时,还说“俏江南不能总是这样,总不能什么都由保华来做吧”。

  当记者试图采访时,保华这两位代表均表示不接受采访。同时,俏江南公关部对此不予置评。

  而对于外界关注的财务状况,俏江南官方则表示,俏江南在国内20个城市开设了分店,持续盈利,有能力履行对员工、供应商和场地租赁商的承诺。在此坚实基础之上,董事会及管理团队将注重业务提升及长期发展。

  同时,俏江南称,董事会成员的变更将令俏江南更专注于业务管理,稳定运营,以保证其在现有和新开发市场中的持续发展。

  祸起融资,张兰失去俏江南控制权

  从张兰创立俏江南到冲击上市未遂,再到失去控制权,均与融资脱不开干系。从鼎晖到CVC,再到如今的保华,张兰已经失去对俏江南的实际控制权。

  而这一切要从2008年9月俏江南引入鼎晖创投开始说起。早在2011年,张兰也曾明确承认,俏江南的转折从引入投资者鼎晖创投开始,“是最大的失误”。

  2008年9月金融危机爆发后,俏江南的经营受到影响。为了缓解现金压力,张兰计划抄底购入一些物业,并决定引入外部投资者,最终选择了鼎晖创投,鼎晖向俏江南注入约2亿元人民币,占有前者10.526%的股份。

  当时,鼎晖对俏江南的估价高达20亿元左右。鼎晖入股时,投资条款中设有“对赌协议”:如果非鼎晖方面原因造成俏江南无法在2012年年底上市,那么鼎晖有权以回购方式退出俏江南。

  因此,2012年底是当初双方约定上市的最后期限。如果俏江南无法在2012年底上市,除了高价回购鼎晖股份之外,另一种结果就是张兰面临失去控制权的风险。

  2011年3月,俏江南就已向中国证监会递交A股上市申请,而后在证监会披露的终止审查企业名单中,俏江南赫然在列。折戟A股之后,俏江南火速于2012年二季度转战H股。

  但随着中央“八项规定”等出台,俏江南业绩也受到影响。随后鼎晖抽身,CVC接盘。2013年11月,CVC接盘俏江南获商务部反垄断局无条件批准。

  2014年4月,CVC以3亿美元购入俏江南82.7%股权,另有13.8%及3.5%股权分别由张兰及员工持有,至此张兰彻底失去了对俏江南的控制权。

  “张兰重回俏江南”,律师称不太可能

  要做成“餐饮界的LV” 的俏江南,在十五年的发展中已经发生巨变,不仅没能搭上资本市场的快车,同时它的创始人也被宣布“出局”。

  然而,张兰本人似乎并不接受这样的结果,她对外宣称希望重返俏江南。

  “说不定,一年之后,你再采访我,是在俏江南的办公室里。”张兰于7月20日接受媒体电话采访时称。

  7月20日至23日,记者多次联系张兰,不过截至发稿,她未对记者的采访进行回复。

  7月24日晚,张兰的辩护律师陈若剑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从法律层面分析,张兰不太可能回到俏江南董事会,因为她已不再拥有俏江南的股权。

  “即使如张兰所说,CVC未经张兰同意质押其股权,但这份股权质押对外依然有效,因为CVC已将张兰的股权转给保华,经过转手,张兰的股权很难再被追回。” 陈若剑称,以往很多股权纠纷都如此,只能股东之间进行追偿。

  而针对媒体所说,张兰要重回俏江南,陈若剑认为,这可能是曲解了张兰的本意,如果新主人保华需要张兰在管理方面出力,张兰将责无旁贷,愿意帮助俏江南。

(责任编辑:新不颖)
转载声明:谋思网转载此文的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表明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文章内容仅供参考,请读者自行甄别,以防风险。
推荐阅读


关于谋思网联系我们帮助中心服务条款隐私声明法律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0-2016 imosi.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