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正文

监管之下:余额宝辉煌不再

2014年03月27日 15:27来源:网易字号:小

  工农中建四家国有银行接连调低对支付宝快捷支付渠道的单日和月度累积限额,新华社昨天发稿《推动创新 规范服务——央行有关负责人回应当前互联网金融监管热点话题》。针对以余额宝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产品,央行终于亮出“推动创新”和“规范服务”两张牌。

  通过新华社发布的问答稿昨天也出现在央行官方网站首页上,强调13日发文暂停二维码支付业务和虚拟信用卡业务“意在防控风险”,“鼓励互联网金融发展创新的理念、方向、政策始终没有改变,也不会改变。强调消费者权益保护、强调防范风险、强调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与鼓励创新是并行不悖的”,并承诺“对互联网金融要予以适度监管,不宜管得过多过死,要为创新和发展留有余地和空间,推动我国互联网金融继续保持全球领先地位”。

  这是一段时间以来的总结陈词。尽管两会期间周小川所言“余额宝等金融产品肯定不会取缔”,曾令众多互联网金融从业者吃了一颗定心丸,但显然,他们当时轻视了央行行长后半句中的预兆——“过去没有严密的监管政策,未来有些政策会更完善一些”。监管信号上周即已明确。

  21日,财新传媒所属《新世纪》周刊公布本期封面专题《怎样监管支付宝》,议题设置不再是“要不要监管”,而是直接讨论监管方式。以央行发文暂停以阿里巴巴支付宝、腾讯财付通为代表的第三方支付公司二维码交易、虚拟信用卡业务为切入口,这家被普遍视为拥有高层人脉的媒体宣称“与过去相比,央行的态度确实发生了变化。此间变化,非常微妙”:“央行的态度改变,不排除是出现了来自高层的压力,与前段时间市场对余额宝的辩论也有关系…不能再假装支付宝不是金融企业,必须以金融监管原则梳理风险、确定监管框架和责任,支付宝代表的互联网力量才能可持续地重塑中国金融业。”

  根据报道,“一位大行高管对财新记者说,‘金融业发展了这么多年,经历了多少次危机和教训建立起来的秩序,对风险管理的原则,不是说颠覆就可以颠覆的。颠覆的代价是什么?谁来埋单?’”在这篇被称为“拥破监管那层窗户纸”的文章中,还提及一个细节:“今年2月,央行曾请马云到行里讲讲互联网金融的形势。马云自信、激情、桀骜不驯:‘你们央行老觉得我们有问题,结果来查了半天,什么问题也没有吧?!’一位央行人士后来告诉财新记者,听到这话,央行杭州中心支行的行长张健华脸色有变。”

  此外,财新传媒另刊《当互联网金融冲破天花板》、《互联网金融监管的必要性和特殊性》等文,前者提要有云:“如果一定称凡监管政策都是来自利益集团的游说,是为了维护传统金融机构的市场份额,就无法理解监管部门的境界和思虑,毕竟金融体系的稳定和消费者投资者的安全才是其应追求的目标。”

  当然,由于财新传媒与腾讯之间存有股权关系,这些报道和评论在刊出之后遭遇了部分批评,指其有意将监管矛头引向阿里巴巴下属的余额宝,而对腾讯旗下财付通所存在的类似风险轻描淡写。再加上四大行统一调低支付限额之举,身为余额宝精神领袖的马云也已感知威胁,在上周六发表战斗檄文《支付宝,请扛住!》,悲愤之情溢于言表:“支付宝虽败犹荣,虽死犹生…这是你最艰难的时刻,也是最光荣的时刻。”

  然而,人民日报不为所动,还是紧接着给出了更明确的导向。在新华社昨天午时发稿之前,最高党报已经刊印三篇文章。其一是转载上周六原刊北京青年报的《互联网金融需要“园艺师”》,声称需要“对互联网金融作适度监管”:“作为社会舆论,最重要的是摒弃‘一山难容二虎’的排他性思维方式,清醒看到互联网金融的成长不是对传统金融的彻底排斥,更不是取而代之,而是对传统金融的信息化嫁接,以包容的认识论为互联网金融的发展提供合适的方法论。”

  其二是《互联网金融,监管政策莫误读》,并获人民网昨日首页推荐。借央行副行长刘士余等人之口,提前一步透露口径:“防范风险、保护消费者权益是央行的初衷”、“网络支付新政策一定会在监管部门、支付机构、消费者三方达成共识的基础上最终出台”、“鼓励互联网金融发展创新的理念、方向、政策没变”。

  在阐述监管必要性后,配发评论《把百姓资金当成宝》则转而向银行喊话:“不论理财产品叫什么‘宝’,说到底,百姓的资金才是宝。金融机构要真正改变‘看钱下菜碟’,存款利率市场化是关键一步。”其实,纵观人民日报一系列有关互联网金融产品的报道评论,谨慎肯定的态度始终贯穿其间,例如《余额宝,余额谁来“保”》、《对余额宝们应该警惕什么?》,文中俱有监管担忧。

  应该说,在央视评论员钮文新以一篇《取缔余额宝》引发广泛论战之后,一边倒支持互联网金融产品的舆论形势已经随着时间推移逐渐发生了转变,尽管微博微信仍四处可见“我妈都没管我用多少钱”式吐槽,但对其间风险有更多体会的学者和业界人士已经开始拿起麦克风,苦口婆心地与“民意”作战。

  同是上周六,央行原副行长吴晓灵在中国发展认坛上的一番发言,也被认为是风向标:“监管当局在考虑各项政策的时候,不是着眼于动了谁的奶酪,而是要看这项业务对货币创造有什么影响,对客户的资金的安全和社会秩序的安全有什么影响,对投资者的保护有什么影响。”昨晨,央行喉舌金融时报头版刊发吴晓灵访谈稿《用金融基本规则监管互联网金融》,呼吁“借此东风敦促传统金融的反省”之时,由其重申变相吸收存款和变相发行证券乃是监管红线所在。

(责任编辑:朴素)
转载声明:谋思网转载此文的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表明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文章内容仅供参考,请读者自行甄别,以防风险。
推荐阅读


关于谋思网联系我们帮助中心服务条款隐私声明法律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0-2016 imosi.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