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务资讯 > 资产项目 > 正文

交易所:是资本乐园还是必败的游戏?

来源:新浪网字号:小

  粮食期货、金属期货、焦炭期货、企业产权、文化产权、排放权、矿业权……还有什么东西不能在交易所买卖呢?一时间,以金融创新之名,全国各类交易所遍地开花,推出了名目繁多的交易品种。在流动性过剩的形势下,民营资本不仅热情参与各类产品交易,也悄然加入到各类交易机构的投资和建设中来。交易所的投资前景如何?是冒险家的乐园,还是没有胜算的游戏?

  艺术品股票两月暴涨1700%,把天津文化艺术品交易所(下称文交所)推到了风头浪尖,也把艺术品份额交易的新模式推向全国。艺术品之外,4月21日,昆明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开锣交易。此前,昆明还成立了泛亚黄金交易所、泛亚橡胶交易所和泛亚珠宝玉石交易所等众多交易所。而在享有金融先行先试权的天津,也先后设立了天津股权交易所、滨海国际股权交易所、排放权交易所、铁合金交易所、渤海商品交易所、贵金属交易所等众多交易平台,交易类型涉及股权交易、主要污染物排放权交易、铁合金及贵金属交易、大宗商品交易等品类。

  从目前披露的信息来看,这些交易所的投资人中不乏民间资本的介入。天津文化产权交易所分别由3家法人股东和5位自然人股东投资创立。其中,天津济川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济川投资),持股40.74%,为第一大股东,其法定代表人陈玉也是5位自然人股东中持股最多的,占8.15%,而陈玉原是房地产商。

  天津贵金属交易所(下称天贵所)于2008年底由天津市产权交易中心和天津奥力孚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联合发起成立。奥力孚出资490万元,持股49%。据调查,奥力孚背后的资金就有浙商背景。天贵所副董事长祝良野是北京宁波商会名誉会长,名下有家名为恒古金(北京)国际投资有限公司的黄金公司。从2010年2月试营业开始,截至2011年3月中旬,天贵所的客户数量已经超过了10000户,累计成交金额为2800亿元。按照双边收取万分之六的手续费标准,截至3月中旬,交易所光手续费一项就净入8400万元。而根据天贵所总经理助理闫可预计,2011年度天贵所总成交金额将达到5000到6000亿元。

  也就是说,天贵所仅靠手续费就稳赚了。看来,开交易所的想象空间还是很大的。

  而更早些时候,全国兴起创办民营产权交易所热潮,中金产权交易有限公司、广东产权顺德交易所、南京中泽产权交易中心、四川红庙子民营企业产权交易所、潍坊市财富民营企业产权交易中心以及无锡市远东产权交易所等,都属于民营参股或独资的产权交易平台。

  产权交易所和现在兴起的文化产权交易所,其实有完全不同的性质。根据《公司法》、《企业国有资产管理法》、《企业国有产权交易操作规则》等相关法律法规,任何社会资本都可以设立平台从事产权交易。

  而从事艺术品份额交易的文化交易所,是类似于证券交易所的金融机构。这样的机构创立属于金融创新,并没有完善的法律法规规定。

  交易所的投资前景如何?从之前民营产权交易所的探索来看,很多交易所在资金投入、市场资源等方面都无法与国有产权交易机构相比拟,也缺乏合适的盈利模式,发展都处于停滞状态。

  而在近期风云变幻的证券化市场,风险比收益更惊人。证券交易所的设立必须得到国务院许可,而现在各地设立的各类带有证券性质的市场,都是地方自行设立的,归当地政府监管。天津文交所称由天津市金融办监管,但天津市金融办在此次风波中始终保持沉默。

  而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有关人士则称:云南省政府有个专门的监管小组,由十来个部门共同监管。“十多个部门共同监管等于无人监管。”一位市场人士分析道。

  艺术品证券化交易在国际上都没有先例。在国内,作为一种创新型机构,此类交易所设立、交易、监管都缺乏法律依据,处在证监会、文化部都管不到的真空地带。从交易规则制定到艺术品份额定价,全靠交易所自行设计,自我管理,自行负责。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缺乏监管与法规,一方面给了民营资本介入金融创新设立交易所的机会,也为日后的风险埋下了导火索。交易所就像坐上了没有安全带的过山车,危险随时可能爆发。天津文交所创始人屠春岸出走也是因为看出了这方面的端倪。

  据《浙商》记者调查,天津文交所创始人屠春岸,现年45岁,浙江宁波人,毕业于杭州大学金融系,毕业后进入人民银行上海分行工作。后投至宁波证券,1996年,屠春岸离职前,为宁波证券高层。屠希望把艺术品份额交易的市场做成正规的可持续发展的创新金融平台,按他最初的规则设计,是参照国内股市的设计,由独立的中介机构代理方、上市审核委员会等多方机构设置,而且要求实实在在地按规则和章程办事,使文交所成为业内权威的金融交易平台。屠曾在其日记中写道,关于文交所的运营建设,“我在很认真地学习阿里巴巴和淘宝网的经验,希望寻求打造一个金融资本新模式的可能。”

  然而在引进股东的过程中,房地产商陈玉后来一股独大,陈玉“短平快”的思路日益成为主流,屠春岸发现风险失去控制选择了出走。而屠的出走无疑加速了文交所风险的累积。

  无独有偶,天津贵金属交易所也招来了各方质疑。据天贵所一家综合会员的内部人士透露,这家至今仍处在试运行阶段的交易所,在短短的13个月里,吸引了上万投资者,成交额高达2800亿元,而其中超过90%的账户却在亏损。据称,天贵所的4个出资股东中竟有3家的注册地根本不存在。

  文交所和天贵所的问题都说明,在专业性很强的金融领域,又是无先例可循的金融创新,民营资本光有资金和热情是远远不够的。监管和规范的缺失又助长了风险,光靠自律难以形成必要的风险管控机制。

  “在相关法律法规的制定及监管部门职责分工等问题上,尚需要一定的时间。”文化部文化产业司副司长李小磊曾表示。但李小磊认为,这并不影响艺术品份额化交易这一模式在国内的探索。

  文化部文化产业司副巡视员吴江波日前也在上海表示,金融支持文化产业发展的方向不会变,文化部正积极与金融机构合作,进一步完善文化产业投融资体系。

  对于各地兴建文化产权交易所的热情,北京大学文化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喻文益也表示乐观。在他看来,各地文化产权交易所之间的竞争反而能促进这一产业的良性发展。交易所充分在市场中竞争,一方面会优胜劣汰,最终导致产业间的合并、调整,最终产生一批具备真正市场竞争力的交易所。

  然而作为交易所本身的投资者,谁也不想成为被优胜劣汰的对象。“在积极探索的时候多一分审慎,在专业方面、风险方面多一分认识,边走边看,或者看一看再上。”中央财经大学文化创意研究院执行院长魏鹏举提醒投资者。

  民营资本开办交易所需要什么条件?首先,要对相关行业相当了解。

  据公开资料显示,天津文交所的创始人除屠春岸曾任职于金融机构外,其筹备组成员雷原,2001年-2004年曾任甘肃华龙证券总裁,此后还曾任职于甘肃证券期货协会、中国证券业协会经纪工作委员会。天贵所幕后股东祝良野、周仁旭、龙银,无不从事地下炒金多年,其中周良旭本人就是珠宝鉴定师。

  对行业的了解不仅使他们对机会异常敏感,熟悉具体的运作,更主要是在业内积累了广泛的人脉。

  第二个条件就是与当地政府部门的良好关系。屠春岸从2006年开始,在天津从事房地产投资,由此为其在天津政界和地产界结交了深厚的人脉。而在天贵所方面,其副总经理龙银曾加入过北京产权交易中心的黄金交易管理部门;祝良野有村干部、商会会长的经历,擅长结交游说,据说他通过一位北京结识的黄金协会人士引荐,与正在积极设计金融创新项目的天津市高层见面,其间多次往返京津之间,最终达成合作意向。

(责任编辑:朴素)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游客评论
网友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并不表明谋思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请输入右侧验证码:
验证码
想了解更多,请拨打 4000-533-777服务通
立即开通服务通是谋思网的高级会员,成为服务通,您将享有以下六项特权服务。
获取需求商机 尊贵身份标识 追踪来访用户
信息快速展示 媒体宣传报道 供求多次刷新
[服务通案例]
谋思网:助五色土发展的另度空间
青岛五色土抵押货款顾问公司,是拥有十多年发展历史的...[详细]
“华山论剑”一朝成名 尽在谋思服务通
2006年,一家房地产公司于岛城成立。岛城房地产公司不在少数...[详细]
资讯最终页右上角图
推荐阅读

关于谋思联系我们帮助中心广告服务诚聘英才服务条款隐私声明法律声明网站地图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1-2017 imosi.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