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务资讯 > IT通信 > 正文

中国互联网:2010这一年

来源:价值中国字号:小

  互联网这一年是丰富多彩的,但与其平铺罗列,不如突出一条主线,串起来看。

  2010年,中国互联网产业发展出现了同以往不同的新形势。2010年是中国互联网服务业升级的一年,而围绕服务业升级的“争”,则成为一大景观:竞争、争夺、争议……在产业蒸蒸日上后面,跟着企业“争争”日上。其中行业转型升级中规则的不确定、平台归属的不确定,往往成为诱发激烈竞争的原因。

一、新旧规则博弈

  平台转型矛盾前行

  1)传统产业与新兴产业的平台转移中,新规则确立取得标志性进展

  在传统产业与新兴产业之间的规则之争首先爆发。2010年伊始,1月8日,代表传统图书业利益的“网店新规”出台,规定对于新书“网上书店或会员制销售时,最多享受不低于8.5折的优惠幅度”。《互联网周刊》第二天即发动反击,坚决反对“网店新规”,在《评图书新规》中指出“出版业要经受市场经济和网络经济的双重考验,这是潮流与趋势。” 9月1日,中国出版工作者协会、中国书刊发行业协会和中国新华书店协会重新修订了《图书交易规则》,删去了争议较大的“新版图书出版一年内进入零售市场时不得打折销售、网店等新书打折不能低于八五折”等条款。被称为“图书新规”的图书“限折令”,至此无疾而终。紧接这场胜利,建立新游戏规则的历史性时刻到来。2010年9月,阿里巴巴带头发布新商业文明宣言,这是中国经济新旧规则交替的标志性事件。

  2)互联网骨干网与接入网利益冲突中,旧规则复辟

  8月,中国电信清理穿透流量,利用骨干网垄断地位,违背网络中立原则,切断广电、铁通接入互联网的管道,将垄断从骨干网延伸到相对开放的互联网接入领域。中国电信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对同是运动员的广电、铁通实行价格歧视,使网民利益受到严重损害。广东数万网民被断网,超过3Q之争,成为2010年最大的网络消费者权益受损事件。

  全球在互联网服务产业升级中,各国都普遍采取了网络中立的规则,为服务业升级创造良好条件。而中国互联网,在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互联网服务业升级的关键时刻,接入反而由不成文的竞争,退回明文的垄断。在中国宽带发展远远落后于发达国家的情况下,这将进一步加剧宽带瓶颈,并为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发展,投下数字基础设施的阴影。

  接入行业与图书行业新旧规则的相反命运,反映了新旧交替的曲折性。

二、服务业升级可喜

  平台规则缺失可忧

  2010年中国互联网呈现出的新阶段的特征表现在:互联网竞争的焦点从一般应用阶段发展到平台应用阶段;关键客户端和关键应用(平台级应用)成为争夺的焦点。在一般应用阶段,大家都是运动员,裁判还没有从运动员中分化出来。随着发展,一些超级运动员,主要是一些对系统有控制力、平台型的选手,开始成为特殊运动员,他们从自身运动员利益出发,将游戏规则强加于同是运动员的竞争对手,做出与裁判员身份不符的同场竞技行为。

  由此带来中国互联网服务业从无序竞争阶段发展到有序竞争阶段的挑战与机遇。

  1)互联网基础业务从应用业务中分化升级引发的规则之争

  10月至11月,奇虎360与腾讯围绕个人隐私与“QQ保镖”等发生激烈冲突,在互联网业产生强烈反响。工信部为维护市场秩序和网民利益,约谈了两个企业的负责人,着手调查谁是谁非,并将把调查处理情况上报国务院。这被称为近年“最高规格”的商战。

  3Q之争不是偶然的,它暴露出行业升级发展中一些具有普遍性的问题,这些问题程度不同地存在于此前一系列规模较小的企业冲突中。在所涉及的全方位的问题中,有一个方面十分典型,它属于业态升级发展阶段的特殊问题:这就是运动员业务升级出裁判员业务引发的规则之争。

  由于互联网特性,一些原来的应用业务(在本案例中如即时通讯、杀毒软件),从其它应用业务中脱颖而出,成为平台级的业务,具有类似电信基础业务那样的系统级的支配地位。相当于运动员取得了控局的裁判员的支配地位,但运动员本身在利益上又不处于裁判员的中立地位。一旦经营裁判性质基础业务(比如评价他人高低好坏的业务)的超级运动员与其它运动员发生利益矛盾,往往使后者利益受损。3Q之争格外惨烈在于,奇虎360和腾讯,依不同业务划分,互为超级运动员与一般运动员的关系。这样的超级运动员与超级运动员一旦冲突,在没有规则和真正裁判时,场上就会出现大乱。

  一方面,中国需要涌现更多国际级超级运动员,随着当当、优酷等一批互联网企业不断在境外上市,中国的国际级选手多多益善,不如此,中国在互联网中就没有地位,就会象欧洲企业那样在新浪潮中被边缘化。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的超级运动员不是多了,而是少了;另一方面,当超级运动员带动产业升级的可喜形势出现后,又亟待形成对其他运动员公平中立的规则,这是平台级服务业出现后带来的独特挑战。

  2)新兴平台之争

  同时,新的技术趋势,又使一些原来普通应用技术有上升为平台的可能,为下一年埋下规则之争的种子。

  第一类情况,新兴技术催生新兴平台。定位服务、支付服务等,均是下一代可以做成平台的关键应用,当前定位服务、支付服务的市场还局限在具体的应用上,但市场潜力更为巨大的定位、支付服务平台正在孕育之中。

  2010年,中国出了一大批追随美国SNS模式的定位服务(所谓LBS 2.0版)。如李松所说,叫本地化的社会服务(准确说是社会网络化服务)。由于平台未定,规则并不明朗。

  银联虽然在手机支付标准上战胜了中国移动,但是中国移动仍然没有放弃,财付通也加入了争夺的队列。双方争夺之所以如此激烈,是由于支付是数据业务的真正门户,双方的争夺实际上是平台之争、规则之争。2010年这一领域的发展方向有一定失误,主要是过分强调了支付业的金融属性,严重忽略了支付业的数据业务本质,这为将来规则之争平添变数。

  在移动互联网走向平台竞争的今天,谁能在定位服务平台中先行一步,就能在将来占有巨大的优势。同时,3Q之争带来的教训提醒人们,要举一反三,及早考虑这些业务长大后带来的规则中立问题。

  第二类情况,原有普通应用业务,由于新背景出现,成为潜在的战略平台。最典型是客户端的复活。客户端本来“古”已有之(对互联网来说,十年前就算古代),但伴随美国前沿关于“WEB是否将死”的争论,又重新成为热点。侯自强就认为需要用“重新定义什么是互联网”的眼光,重新评价客户端。从这个意义说,WEB与客户端可能发展为相反模式。在支持WEB已死的观点看来,下一代互联网争夺,可以绕开浏览器,而用客户端锁定用户,截留数据收入。从这个角度看,3Q之争不是在争浏览器(WEB),而是在争客户端,颇有“后现代”之争的味道。这种事情将来只多不少。下一年开始,我们要有“掌握客户端者成为裁判”带来各种不公正问题的心理准备,或者预研规则,或者等着乱子。

  3)平台模式决定游戏规则

  如年初我们准确预言的那样,中国互联网在2010年呈现出了“开放”潮流,腾讯、百度、新浪、盛大等互联网巨头都在推开放平台。开放平台的推出缓和了互联网的紧张局势,在竞争上更显公平性。推出开放平台之后,互联网企业之间的竞争将更多的呈现出合作竞争的态势,竞争的优势不再局限于企业本身的强大,而在于对产业链资源的整合能力。阿里巴巴以商业生态系统为特色的网规,正成为和谐互联网的主旋律。

  在商业模式方面,周鸿开放的免费模式,呈现出巨大市场威力,在杀毒软件业势不可挡。在免费模式问题上,与来自传统方向的市井舆论相反,《互联网周刊》明确支持免费模式。认为以基础业务-增值业务分离互补为特点的免费模式,代表中国互联网发展的本质规律。2010年免费模式发挥出的巨大战斗力进一步证明了这一点。

  展望2011年,中国广大互联网企业普遍面临顺应、适应新商业模式的问题。要认识到,从2010年起,中国互联网产业,已升级到互联网服务中基础业务与增值业务分离的新阶段,规则的改变是不可避免的。在平台上,资源大家共享,利益大家分沾;在增值领域,百花齐放,公平竞争,商业生态模式、免费模式代表了升级的规则。不顺着升级方面往上走,就只能被新商业模式拖着在下面、陷入泥潭恶斗。

三、移动互联网时代到来

  数据业务向核心业务升级

  2010年中国移动互联网时代真正到来了。从iPhone卖到断货,就可见一斑。

  去年电信运营商竞争的焦点还在于一般的应用上,而在今年对数据核心业务的争夺成为竞争的焦点。将核心业务做成平台,是电信运营商进军移动互联网的共同方向。全球移动互联网领导企业,包括中国三家运营商齐做移动应用商城就是最突出标志之一。

  在三大运营商中,中国移动在MM上起了个大早,将基地设在广东,方向虽然正确,由于在IT平台技术和服务体验机制上存在明显短腿,与苹果“原版”比,差得不止八千里,至少十万里;中国电信3月忽然起步做应用商店,令人刮目相看,但短时间起步,做出来一看,与MM不过50步与百步之差。看来,想一蹴而就,先得探探水深水浅;中国联通原来差点把移动商城丢了,现在受大潮趋动,又回头捡起来,但因种种原因,与中国电信不过半斤与八两而已。

  黄雀在后,互联网企业却在2010年不声不响利用IT优势,在营造数据核心业务方面,普遍走在电信运营商前面。2010年,从LBS的情况看,这种现象特别明显。以致摩根斯坦利在全球移动互联网报告中,预言电信运营商将被互联网服务商边缘化。其中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摩根斯坦利认为腾讯代表全球移动互联网中最重要的两三个大门类中的一个——虚拟商品类——的领袖。这是继印度软件和信息服务业“五大”后,又一个取得世界领袖资格的发展中国家企业(电信运营商仅以规模大,并不能成为领袖,只是巨型追随者)。2010年,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市值被腾讯相继超过,在历史上,第一次沦为腾讯的小弟弟。再不思进取,专家预言,在5年后,将会进一步被3—5家IT“未婚青年”超越。移动互联网改朝换代是否源于2010年,需要将来判断。

  从语音向数据升级,游戏规则再次面临重写。国际上,原来美国投资者看好封闭模式,但苹果面临谷歌压力,业绩现在出现不确定,随着欧洲手机厂商尝到开放操作系统的甜头,原有规则开始动摇。这一趋势正如《互联网周刊》年初准确预告的那样。在中国市场上,开放规则大占上风,苹果手机虽然热卖,但却遇到“越狱”挑战,左右为难。联通遇到消费者买珠还椟的可笑问题。一切迹象表明,在中国市场上,中国游戏规则可能再一次左右、主导移动平台赢家。

  互联网这一年,想说的还有很多。但一切将成为过去,漏掉的更属于过去。我们相信明天存在于今天之中,希望你看到一个发生在2010年的未来。这就是我们对于2010年的发现。

(责任编辑:羽篪)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游客评论
网友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并不表明谋思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请输入右侧验证码:
验证码
想了解更多,请拨打 4000-533-777服务通
立即开通服务通是谋思网的高级会员,成为服务通,您将享有以下六项特权服务。
获取需求商机 尊贵身份标识 追踪来访用户
信息快速展示 媒体宣传报道 供求多次刷新
[服务通案例]
谋思网:助五色土发展的另度空间
青岛五色土抵押货款顾问公司,是拥有十多年发展历史的...[详细]
“华山论剑”一朝成名 尽在谋思服务通
2006年,一家房地产公司于岛城成立。岛城房地产公司不在少数...[详细]
资讯最终页右上角图
推荐阅读

关于谋思联系我们帮助中心广告服务诚聘英才服务条款隐私声明法律声明网站地图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1-2017 imosi.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