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务资讯 > 专家视角 > 正文

严介和:国家扶植中小企业雷大雨小

来源:金融界字号:小

  原太平洋建设集团董事局主席严介和,是一位企业家还是哲人?他是怎样获得“中国第一狂人”的赞誉?记者专访了敢给企业开诊所的企业家严介和。

  记者:我听说您最近有一些言论,说中国有99%的中小企业可能会垮掉,您觉得这个数字会不会偏大?

  严介和:不大。应该是这样,中国几千年是短缺经济,通过了改革开放三十年,我们从短缺走向过剩,所以99%都不需要了,虎狼结亲的时代到了。世界五百强都是虎狼结亲的产物,做得都很好。当年的温州模式、苏南模式,单打独斗。村村点火,家家冒烟,盲目投资,重复投资的时代将成为过去。社会资源通力合作,相互利用,虎狼结亲,赢得共赢的时代已经到来了。

  记者:大家也在说中国的中小企业还是做出了自己的特色的,但是99%的中小企业都垮掉意味着什么?

  严介和:是这样的,99%的企业不复存在了,不等于99%的老板都不复存在了。有钱的人给500强的母公司当股东了,钱多的。钱少的给500强的子公司乃至孙公司当股东了,虎狼结亲了嘛,我不要单打独斗了。短缺经济叫宁做鸡头不做凤尾,过剩经济宁做凤尾不做鸡头的时代已经到来。这就是从“爱拼才会赢”走向“会拼才会赢”。短缺经济闽南人叫“爱拼才会赢”,胆量致富勤劳致富现在苍白了,跟我们过去讲的,知识匮乏的年代讲“知识改变命运”,这个年头知识能改变命运吗?大学生找一个理想的工作都找不到着了,知识改变命运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这就是改革开放我们祖国的骄傲、社会进步啊。智慧改变命运的时代现在已经到来。

   记者:其实现在中央有些政策,重组这方面的,您对央企重组怎么看?

  严介和:中央的重组呢,主要是在国企,中小企业能在重组的人不多,因为中国文化是领袖文化,中国是一个崇尚领袖的国家,只有领袖站出来重组,成功的机会比较高,如果不是领袖非常苍白,这就是这么个概念。

  记者:国家出台一些扶持中小企业的政策也是陆陆续续的,挺多的,我也听到您的一些言论,不少的企业家可能没有很好地去理解它、解读它?

  严介和:理解它也是白理解,不着边际,中国对中小企业的扶持历来是雷声大雨点小,见不到阳光雨露,光是听到打雷。

  严介和:融资难,讲了多少年了,但是不能从根本上解决。中国的金融是政府控制的,中国银行的行长都是官商,他们总认为给国有企业贷款没人说闲话,所以会让贷款没有任何道德风险。给民营企业贷款,贷了99%好没人说,1%砸了就有人说有问题,你是拿民营企业什么好处了?

  记者:其实我们政府现在还是在做很多政策方面的改革的,我前段时间采访过一个嘉宾,香港汇丰风险管理这方面的专家,他对这个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是从技术层面来分析的。

  严介和:他讲的都是废话,我不要听。他不了解中国中小企业,我们讲话才是有话语权的。

  记者:但他也说了,钱贷给了大企业可能更好一些, 因为收回来的利润会更多。

  严介和:但是解决老百姓就业的问题,这是社会最大的问题。离不开中央企业,中国没有中小企业就没有资格谈资产阶级,就不要谈资产阶级。我们计划经济穷得叮铛响,文盲加流氓加土匪,那是计划经济留下来的产物。

  记者:请您讲讲您是从哪些方面为这些中小企业服务的?

  严介和:(企业)资金的问题啊,项目的问题啊,疑难杂症的处理啊,重大决策的把脉啊,都是我们做的。华山论箭和华佗论箭是不能比的,今天这个箭是昔日箭的高度、速度、精准度所是不能比的。

  记者:我知道您也经常出国,三个月后还要去美国一趟是吧。然后从这个企业的角度讲一讲中国经济往后发展的情景是怎么样的?

  严介和:非常好,以美国为主的资本主义是市场经济,市场权力,有钱没权。执政党的苍白与无奈,立法行政司法三权分立,三足鼎力。比如奥巴马政府态度的无奈与苍白,这是资本主义。第二社会主义以朝鲜为代表,计划经济,计划权力,有权没钱,穷得叮铛响。唯有中国为代表,中国代表自己,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古老的东方一条龙,它的名字叫中国。

  严介和:雍正王朝十三年,1722-1735年,我们是世界上第一个帝国主义国家,我们的经济总量占世界总量的37%,当时我们也不懂什么叫社会主义,什么叫资本主义,我们不很好吗?现在社会主义资本主义全是废话,有什么意义呢。

  严介和:你比方说改革开放三十年,教育你啊,城市化二十年。我们二十年城市化早出了欧美人三百年的历程,我们老家修条路,不需要它吧,政府决定就可以实施,资本主义做不到,。土地私人拥有,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法律至高无上,态度苍白与无奈。到日本东京去看看,到英国伦敦去看看,到我们的邻国印度去看看,政府的半拉子烂尾工程无处不在。而我们没有。我们要利用我们的优势,锦涛主席讲的政治优势,从城市化走向城镇化,城乡一体化。

  记者:因为您是做企业的,想问问您,您觉得有哪些企业会进入到一个高速发展期。

  严介和:应该说中国现在最牛的是基础设施。

  记者:其实我今天做这节目我觉得挺有压力的,因为我觉得您是一个比较立体的人,可以说是一个立体的商人,但是您的眼光也是非常的尖锐的。然后其实我看您复出之后的首个商业计划就是去台湾桃源航空城的一个项目,基建工作,您现在这个投资您觉得投资金额包括听到一些言论好象利润也不是特别大,那为什么要去做这个工作?

  严介和:一定要去做。二十年前,是台湾人来大陆投资的,二十年后,大陆人去台湾投资。我们在几十年前都是一个父母,为什么要老是有隔阂呢,我们去借台湾与大陆的经济互通,借这个机会,抓住这个契机,去台湾。以经济搭台,是为了增进人文的互融、政治的互协。吴伯雄前国民主席的儿子九月份在上海世博会与我们签订了协议。我们做吧,你台湾政府给钱不给钱无所谓,体现了大陆人把台湾视为祖国的一个宝岛,体现了大陆人的胸怀与境界,就是这个想法。

  记者:桃源机场其实去往亚洲的航班最短的是2.5个小时,其实它有大量的去往亚洲的这些航班,以后您觉得这个项目真正能够给亚洲经济带来一些什么样的作用?

  严介和:我认为亚洲中国是重要的组成部分,台湾是重要组成部分不可分割的一个区域,我认为呢,中国的崛起不仅有利于亚洲,更有利于世界,亚洲离不开中国,世界离不开中国。

  记者:全球的金融巨头麦格理,然后还有摩根施坦利金融集团亚太区的一个主管也表达过投资的意愿,为什么他们最终放弃了,而您却要坚持?

  严介和:他们投资不能参与建设,我们既投资又建设,我们的效益比他们要好。

  记者:具体的投资金额能透露吗?

  严介和:现在满足贷方的需求,应该是这样。

  记者:主要是哪方面的工作?

  严介和:整个航空城吧。

  记者:这个工期的话可能达到多长时间?

  严介和:我们去投资,台湾的工期只会提前,不会蔓延,三年左右吧。

  记者:我们接着要问的问题也是您刚才一直向我们表露出来的,媒体也喜欢说您是中国的“第一狂人”,也说您是“黑马富豪”,这个我想您应该知道,然后您觉得这种称谓贴切吗?

  严介和:我看挺好,中国人太保守了,需要狂人,狂人去解放思想。给中国带来多少的不和,这就是创新创造嘛,创新往往就是违规,创造往往就是破坏,适度的违规达到有效的创新,适度的破坏达到有效的创造怎么错呢,不挺好嘛。这就是创新创造,创新创造必须倍受关注,也倍遭置疑,如何从异议而争最终走向议而不争,这是我们这些人创新创造的人需要思考的。

  记者:其实我们知道您参与建设了沪宁高速,然后京沪高速,南京铁路还有太湖整治等等这些我们都能耳熟能详的一些基础建设,然后我想问一下严氏文化在能够做市场、谈项目的时候能屡屡致胜?

  严介和:严氏文化在我们的国学的基础上有所为有所不为,过去传统的国学少部分的知识链条拉长了,多部分的国学知识链条缩短了。这就是江总书记说的与时俱进,这就是锦涛书记说的科学发展观。严氏文化是有生命力的,你看各大网站的名人名言2/3都是我的,2/3中一半是我的原话,一半是变味了,不是我的原话,往往倍受关注,倍遭非议。名人堂3/4都是我的。并不是我多优秀,这都是与中华肥沃的文化土壤。

  记者:其实我觉得因为我采访的企业家我觉得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他们都有自己非常独立的一个思想的,然后我在网上看到这么一句话,叫“亏五万不如亏八万”,为什么问您这个问题呢,就是这句话,而且在我了解的过程中知道它自从这件事情发生之后就已经变成哈佛商学院的一个经典案例,我想请您讲讲这个故事。

  严介和:是我36岁时下海创业,我觉得传统产业做了那么多年,我清楚我很优秀,但是我更清楚我做得很累。我下海创业就当包工头了,我什么工程也不懂,必须干包工头,因为赚钱太容易。跑了十一趟南京,坐公共汽车,好不容易拉到一张订单,这张订单已经是第五包了,一包二包三包四包五包。管理费给人家收了36%,然后到我这有40多万总标价,还有29万。我说就从这里起步,但是部下都不能理解,因为我知道真理永远是掌握在少数人手里的,被多数人掌握还叫真理吗?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都是平庸的人;卓越的人,是当局者清,旁观者迷,包括“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都是平庸的人,卓越的人“纵然生在此山中,永识庐山真面目”。前者高度不高,仰视看庐山,后者高度太高,俯视看庐山,明白吧?做吧,当时140天工期,我们用了72天做完了。而且为了尽善尽美,赔钱了嘛,就把它赔到位,尽善尽美,不能赚钱总要赚个名吧,总得有一头啊,钱赚不着那就赚名吧,尽善尽美,无可挑剔。赔了五万,实际最后赔了八万,但是这个事情感动了监理,分管的司长亲自请我吃饭,跟着我们干吧。后来中央电视台,CCTV,2004年连续播了三天,叫‘今天的诚信,明天的市场,后天的利润’,现在国际一流商学院,香港也好,李嘉诚也好,台湾也好,王永金,郭台铭也好,进入国际一流商学院案例大陆人(里面)三个案例都是我的。

  记者:您怎么定义这个诚信,其实我知道有很多企业,做很多事都是有猫腻的,是吧?

  严介和:诚信呢,第一从长计议,不可以急功近利,第二要有社会责任,第三诚信要设身处地为对方利益去考虑,第四诚信要敢于付出,第五诚信要从长计议,这就是诚信。

  记者:我们还是谈一谈公司当年的事情,因为公司当年在重组ST纵横,也就是现在的南通科技,然后江苏的媒体当时也是给予了深入报道,能不能讲讲当年三进纵横的故事么?

  严介和:三进纵横,换了三个总经理,四个月,三个总经理分别烧了三把火,第一任总经理,改革派,烧猛火,下猛药;第二任总经理是稳定派,烧温火的,稳定压倒一切;第三任总经理,是发展派,烧恒火的,持之以恒。这就回想到改革开放三十年,小平的六字方针,“改革、稳定、发展”。所以纵横上刀山,下火海,很值,把一家国有企业成功报废了,上市了,我进去的时候停牌了嘛,必须六个月,不能就推迟了,给社会带来多大的振动啊。所以作为ST纵横,我付出很多,但是我得到很多,让我的人格能力得到了彰显和量化,这是我感到非常欣慰的。平庸的人感动人生漫长,卓越的人倍感到人生更苦短。我感到很值得。

  记者:整个过程中,最受争议的就是收购一些国企,而且还是不少的。

  严介和:是正常,能人倍受关注就倍受争议。最重要的从议异而争到议而不争,收购了75家企业,几百亿的国有资产,不做得很好吗?坦坦荡荡的。

  严介和:靠市场经济,一定要靠自己,你刚才讲了太平洋的接班人讲了市场经济凭实力说话,不要抱任何侥幸和投机心理是不行的。

  记者:国企是有国企的作风的,这个问题怎么解决?

  严介和:国企不是市场经济,在国际上没有地位,工商银行、中石油,包括中央企业参与重组的,人家不认可,是半个政府。日本丰田,韩国现代,LG,三星,那就是真正市场化的产品,这个国企比重,越来越沉,这是民族的悲哀、祖国的耻辱。

  记者:知道您其实这两年出来演讲比较多,可能一年下来达到好几百讲,您觉得演讲给您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严介和:让更多的人真正了解我。让我能做更多的事情,给更多的人带来精神财富和物质财富,这是我的最大收获。矛盾的99%是不沟通,或是沟通不到位造成的。

  记者:我觉得一个成功的企业家可能他会一个更注重思考方式的问题,我刚刚其实问您回忆前前后后四个问题,从“亏五万不如亏八万“,到重组ST纵横,到收购国企,到演讲,这四个问题,我发现您对第一个,不知道是时间的原因,就是对五万八万的问题,稍微停顿了一下,您觉得这件事情在整个人生当中是有什么特别之处?

  严介和:我觉得是人生一个正常过程,因为我家庭教育就是这样,人无心不累。前面讲了,流下的口水都是铸成的黄金。所以这么多年我的家庭教育就是作人做事,叫“理性做事,感性做人,做事用心,做人用情,做事无私而有畏,做人无私则无畏,做事敢为人先,做人甘为人后“,这就是做人做事的最高境界,管它理解不理解,如果说不管东南风还是西北风,都是我们的风的话,何不风起的时候笑看落花?学舞的时候举杯相约呢。前面讲了,从容挽狂澜,没有惊涛拍岸的生活哪来不难不尽的人生,我们一直是有我作无我,有理想,从来没有理想化,既有感性的一面又不失理性。另外我们懂得小城靠朋友,大城靠敌人,小城要苦难,大城要灾难,君子让我们成长,小人让我们成熟;君子记恩不记仇,小人记仇不记恩的时代已经到来了,老祖宗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拜拜了,还什么狗屁军师,玩什么城府啊,没有了。杀父之仇不报为人,不报何以为人BYEBYE了,杀父之仇不报方为人,报了就不为人了,杀我父亲的这个人我把它人头砍了,我又成了砍掉人头下一代人的杀父仇人,冤冤相报何时了,卓越的人人生就那么几十年。

  记者:看到您,今年五十岁了,每天都这么忙碌,刚刚听您的下手说大概每天工作二十小时,一天才二十四小时,为什么要这么辛苦。

  严介和:闭上眼睛就睡,张开眼睛就吃饭,对我来说,什么是共产主义,有饭吃有觉睡就共产主义了,就满足了,挺好。

  记者:再问您一个问题,现在房地产业被列为国家支柱产业,很多企业特别是大企业会想一想或直接涉足到这个房地产业了,我听说您这边除了旅游房地产以外其它基本上不做的,为什么?

  严介和:房地产也是投资投机的产业,匆匆过客。

  记者:投机就不可以吗?对于您?

  严介和:这个房地产是中国城市化一个必须产物,成为过去,感性的包袱要走向常规利润,理性回归,未来的房地产应该是一线城市要明显回落,二线城市微落,一线城市明落,三线城市微涨,四五线城市明涨。

  记者:也就是说有些小投资者应该到三线城市去买房子。

  严介和:这就是锦涛主席的科学发展观,对的!

  记者:为什么李嘉诚只想到二线城市去发展呢?

  严介和:他的立场不一定正确,未来中国人难道没有人超过李嘉诚的吗?肯定有的。这是一,第二,面上的点上的住宅地产要回落,商业地产持平,旅游地产要上扬,旅游地产是从长计议的,不是像商业地产急功近利的。

  记者:您的旅游地产在哪些城市在做?

  严介和:旅游地产我们应该主要在三线四线五线城市。

  记者:海滨城市?

  严介和:不一定,我们的大中国啊,好大的一个家,弱势群体需要我们帮助,欠发达地区需要我们投入。

  记者:您的意思是在西部是吗?

  严介和:我们会重点投资西部,不会是东南沿海。

  记者:其实我在网上看到,家是在南京,您后来有没有自己再买一些房子,自己居住的

  严介和:没有,太多人买房子,我不能再买了。

  记者:房子不是很好的投资吗?

  严介和:缺钱的人可以投,这个时代成为过去,未来不可能了。

  记者:说到钱,您在富豪榜前几年比较靠前的。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严介和:这个对我不重要,所有富豪榜排序没有依据的,重要的是一个人一生能够既水生风起,又平平安安最重要的。

  记者:听说您女儿是在美国自己经营一家公司?

  严介和:美国,但是中国人,不是美国籍人。不允许加入美国国籍,这是我的规定。

  记者:为什么?

  严介和:我们的民族很优秀,为什么中国人非要变成美国人呢。我们的民族我们的祖宗不孬种,我们是以中国人为骄傲,为什么要做美国人,我在我的祖国是一等公民,在美国变成二等三等公民,我接受不了。

  记者:优秀的人还是同样优秀的嘛。

  严介和:我感觉不行,我是不让我的孩子加入美国籍。

  记者:咱们再问今天的最后一个问题,想问问您,前面经过两年左右的时间进行演讲,接下来有些什么样的目标和计划?

  严介和:虎狼结亲、郑和舰队,那么接下来下面我要做大学了,现在中国最失败的高等教育,教育太失败了,教育到孩子求学校来读书,发达的国家都是学校求孩子读书的,跟市场经济一样,卖方市场,而中国教育的失败就是卖方市场,我来做教育,我祖祖辈辈做教育的嘛。

  记者:不怕跟俞敏洪抢饭碗啊?

  严介和:不是一个平台,人家是给成长型的人做教育。我是给成熟和成功人士做教育,不一样。

  记者:商学院。

  严介和:对

  记者:您对现在国内商学院什么看法?

  严介和:商学院都是胡说八道的,知识分子办的,商学院是先商后学,我们是先学后商,世界一流的商学院,都是商人办的,而我们是知识分子办的。这就是它的悲哀。小平讲的实践出真知,作为新论语的撰稿人,我提出了“要问山多高,请问过来人“,这就是商学院。

  记者:您说的非常正确,其实我们看到在2005年前后的严介和严总与太平洋商业史上的经典,然后也可以说是看到您一场非常值得看的经典的大戏,精彩的人生我觉得会有非常精彩完美的落幕,中间可能要经历还有下半场的精彩。

  严介和:我觉得太平洋以后从大名鼎鼎,经历了臭名昭著,才有今天的山重水覆,峰回路转。当大名鼎鼎,臭名昭著,就势倒下,往往就遗臭万年,如果倒不下,似乎流芳百世,还需要时间来界定。但是我的人生敢作敢为,“金榜题名时,洞房花烛夜,他乡遇故知,久旱逢甘林”那个时代拜拜了一去不复返,“生得好,病得少,活得长,死得快,”人生四大幸事已经到来,罗密欧与茱丽叶,梁山伯与祝英台,董永与七仙女都成为悲惨的故事,没有物质文明,谈不上精神文明,精神文明是虚幻的,物质文明是红润的,物质文明是土壤,精神文明是大树,没有物质文明的土壤,精神文明大树活不下去的,资本主义是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社会主义是资本主义的高级阶段。

  

(责任编辑:孔祥玉)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游客评论
网友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并不表明谋思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请输入右侧验证码:
验证码
想了解更多,请拨打 4000-533-777服务通
立即开通服务通是谋思网的高级会员,成为服务通,您将享有以下六项特权服务。
获取需求商机 尊贵身份标识 追踪来访用户
信息快速展示 媒体宣传报道 供求多次刷新
[服务通案例]
谋思网:助五色土发展的另度空间
青岛五色土抵押货款顾问公司,是拥有十多年发展历史的...[详细]
“华山论剑”一朝成名 尽在谋思服务通
2006年,一家房地产公司于岛城成立。岛城房地产公司不在少数...[详细]
资讯最终页右上角图
推荐阅读

关于谋思联系我们帮助中心广告服务诚聘英才服务条款隐私声明法律声明网站地图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1-2017 imosi.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