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务资讯 > 创业·加盟·招商 > 正文

影响力加速器:培养社会领域的独角兽?

2016年04月20日 15:37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字号:小

  Y Combinator(简称YC)成立于2005年的美国,号称是世界上第一个创业加速器。这是一种全新的创业支持模式——挑选那些有潜质的创业团队,在为期三个月的时间里,为其提供小额的天使投资和资深创业家的深度辅导,帮助其发展创意,完善业务模式。三个月之后,YC会组织一场“展示日”活动,邀请投资人来看这些创业团队的路演并进行投资。

  2005年刚成立时,首批进入YC加速器的只有8家创业团队,前来观看“展示日”路演的投资机构不到30家。而如今,YC每年会进行两批招募,进入加速器的创业团队超过100家,“展示日”路演有超过200家投资机构代表观看。10年间,YC累计“加速”了超过1000家创业团队,这些团队目前的总估值超过650亿美元!更重要的是,由YC开创的“加速器”模式现在已被创业者和投资人广泛接受,并出现了众多的追随者。仅在美国,最近几年里出现的各类创业加速器就有近百家。美国之外,加速器模式也方兴未艾。从这些加速器中已诞生了众多成功的创业公司。

  在社会领域,传统的公益资助和捐赠模式之外,出现了一种叫做“影响力投资”的新型投资方式,专门投资既能创造可持续经济回报、更能创造巨大社会价值的“影响力企业”(包括NGO和社会企业在内)。而影响力加速器模式在借鉴商业创业加速器成功经验的基础上应运而生。

  影响力加速器会挑选出一定数量(一般10-20家)的影响力创业团队(它们致力于用商业和市场的手段,去创新性地解决那些根深蒂固的社会问题)同时进入,为它们提供为期3-12个月不等的加速服务。这些服务包括:创业辅导和培训、优化业务模式、匹配导师进行深度辅导、构建同伴学习的网络、提供接触潜在合作伙伴/顾客/供应商/投资人的机会等。

  不同的影响力加速器会基于自身的资源和优势,以及自己特定的使命和目标,对这些服务进行不同的配置,从而形成了各自的特色。但所有加速器的目标都是类似的:短时间内“加速”出一批可以值得被投资的影响力企业。

  成立于2009年的“不理智学院(Unreasonable Institute)”是一家著名的影响力加速器。它为社会创业者提供的最重要的服务是高强度的创业辅导。每年,不理智学院面向全球挑选出12个社会创业团队,把它们集中到美国科罗拉多州首府丹佛附近,和50位导师以及100多位的潜在投资人一起度过五个星期。在这段时间里,创业团队会参加集中的培训,学习通用的创业知识技能,而更多的时间则用于和不同的导师围绕特定的问题做深度交流。出营之后,不理智学院还会继续为各创业团队提供为期9个月的导师陪伴服务,追踪他们的成长并适时提供支持。2014年,不理智学院开始尝试在乌干达、墨西哥等地建立加速器,以便让当地的社会创业者们可以就近寻找导师,建立更长久的联结,获得更及时的服务和在地的实践经验。

  同样成立于2009年的“乡村资本(Village Capital)”是另一家著名的影响力加速器,“同伴评议”是它的一项重要特色。它的一期加速营为期三个月,每个月创业团队都会有四天集中在一起接受培训和辅导。期间,每个创业团队都会收到同伴们对自己的业务模式所做的反馈及评分。乡村资本会根据每次的评分结果,给最优秀的几个团队一定的创业资金支持。在四天集训过后,各创业团队返回自己的所在地,带着各种反馈意见建议,和真实的用户去测试并不断迭代完善自己的业务模式。乡村资本的另一大特色是每一期加速营都只针对一个特定的社会议题来挑选团队,它的支持重点并非是帮助社会创业团队将来更好地融资,而是促进他们相互配合和学习,共同去解决同一个社会问题。

  Aha社会创新学院和澳门同济慈善会联合发起的“群岛教育创业加速器”针对的也是特定领域,采用的是“创业集训+实地辅导+在线同伴社区+创业资金”的加速模式。所有入选的社会创业机构都在从不同的角度,透过各自的实践共同推动“社会化学习”在中国的发展。“群岛”聚集的导师、投资人和其他资源也都围绕这一领域而定,从而构成了一个支持生态系统。

  虽然大多数的影响力加速器都是在最近五年内才成立的,但和商业加速器一样,发展迅猛,且效果明显。目前,全球一共有超过300个影响力加速器,主要分布在美国、欧洲、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和东南亚地区。

  这些影响力加速器的类型多样。如欧洲的“社会影响力加速器(Social Impact Accelerator”由欧盟发起,旨在鼓励提供包容性就业的社会企业,属于政府支持的加速器。一些大学也成立了影响力加速器,帮助校内的科研成果转化为具有社会价值的创业项目。有的影响力加速器只针对特定的议题领域,特别是在弱势群体就业、医疗、农业和可持续能源领域。有的影响力加速器由企业和非营利部门合作进行。国内的影响力投资机构创思(TRANSIT)和壳牌合作成立的影响力加速器属于此类,专注于支持能源领域的社会创业。

  影响力加速器与传统的公益性支持存在明显的区别:入营机构整批进入(因而可以形成同伴支持网络),只提供有限时间内的支持(于是创业者的注意力会更专注),支持的重点不是办公空间、资金和注册这类的软性服务,而是通过深度辅导和创业培训来快速建立和优化业务模式。在加速期间,社会创业机构不是躲在温室里慢慢研发,而是尽快进入市场,与真实用户一起开发、测试自己的解决方案,尽快找到真正有效的产品或模式。这样的过程会帮助创业者更快地成功,或者更快地失败(因为及早发现了自己方案不可行)。

  影响力加速器对于影响力投资机构的好处也显而易见。一方面,影响力投资机构可以由此接触到数量更多、质量更好的可投资对象;另一方面,通过影响力加速器的服务和背书,在尽职调查和投资谈判等方面也能大大缩短时间,减少成本。

  与加速器蓬勃发展趋势相对应的,却是一个严峻的问题:大多数的影响力加速器都还没有找到自身可持续发展的模式。商业加速器通常会作为天使投资人,对进入加速器的创业团队进行股权投资,并和后续轮次的投资机构形成紧密的合作关系。当这些创业团队得到后续投资时,商业加速器也就变现了自己当初的天使股份并获得收益。有时,商业投资基金还会直接投资加速器,甚至加速器机构本身也可以作为一只“潜力股”而顺利上市。但在社会创业领域,无论是股权交易还是投资上下游链条都处在非常早期的阶段,各个创业团队的“社会影响力”也较难有一个一致性的评估标准。于是,一方面,影响力加速器很难对创业团队进行股权投资,另一方面,自身尚处于资金紧张阶段的创业团队也难以对加速服务有足够的支付能力。同时,由于大多数影响力加速器成立时间都不长,其能力和价值还未充分显现,投资机构往往对其抱有一种观望态度,宁愿与其保持非正式的联系,而很少形成像商业领域里那样的紧密关系。目前,绝大多数影响力加速器的资金来源都主要依赖公益性资助,只有少数采用了收费模式,还有数量更少的影响力加速器在探索股权投资或投资中介等收费模式。

  在中国,无论是影响力企业,还是影响力投资,都是刚刚开始有人去实践,更不用说对影响力加速器的探索。无论是人们对它的认知及支持,还是本身的数量和质量,相比巨大的市场需求,都还很有限。和成熟的商业加速器相比,这些影响力加速器仍在探索如何优化配置自己的各项服务,明确自身的独特定位,以及如何形成有效的业务模式。这些实践零散,却宝贵,影响着那些敢于尝试的先行者——基金会、投资人、社会创业者们,也催化着整个市场。

  谁能说未来社会领域的独角兽不会从这些影响力加速器里诞生呢?

(责任编辑:新不颖)
转载声明:谋思网转载此文的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表明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文章内容仅供参考,请读者自行甄别,以防风险。
推荐阅读


关于谋思网联系我们帮助中心服务条款隐私声明法律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0-2016 imosi.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