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思商学院 > 收藏·奢侈品 > 正文

艺术和历史的双重价值让“御拍”受追捧

来源:盛世收藏字号:小

  不管登上拍场的帝王曾经是政绩斐然还是昏庸无能,都无法抹杀其在艺术上的作为。“御拍”之物既承担着艺术价值,又通过各种细节反映着当时的社会状况,是研究、回溯历史的重要证据。艺术和历史的双重价值让“御拍”注定成为了拍场的宠儿。

宋徽宗 写生珍禽图

  在中国两千多年的封建帝制社会中,皇帝是国家最高的统治者,拥有着无所不能的权力。自从秦始皇以来,至1916年帝制被取消,据统计,中国历史上共出现了400多位的皇帝。

  曾经权倾天下的皇帝们肯定无法想象,在他们逝去的几千年、几百年之后,他们的身后物被摆上拍场,成为众多买家追逐的对象。曾经至高无上的权力的象征,如今可以直接用金钱量衡量。

  近年来,皇家物品越来越受到拍场的追捧,历代皇帝的御用之物及御笔之书画更是屡创拍卖纪录。拍卖场上,哪种类型的皇帝御用物品上拍次数最多,哪位皇帝的上拍次数最多,皇帝御用、御笔的最高拍卖价格是多少,哪位皇帝在拍场最受宠,拍卖价格最高?

“御拍”的主要类型

  从近几年的拍场来看,与历代皇帝关系最密切的拍品,除了由皇帝们亲自动手的书画作品,就要属于皇权紧密相关、皇帝最为重要的办公用品御玺。这两种拍品也是拍场上最常见的皇帝“御拍”的类型。不过由于时间、保存、战乱等原因,年代越久远的御用之物能够留存至今的越少,所以在拍场上看到的皇帝御玺、书画大多数都是明、清两朝之物,唐宋时期的皇帝拍品在数量上可谓是凤毛麟角,拍卖价格更是高昂。

  皇帝的专用印章被称为“玺”,既是权力的象征,也包含吉祥的寓意。2002年,北京华辰首次推出了,清代乾隆帝 旧玉螭钮御用玺,包括“太上皇帝”和“箕畴五福”各一方,是乾隆晚年经常钤用的印玺。此对印玺在当年的拍卖中,以231万元成交。据统计,康熙、乾隆、嘉庆等都有御制御玺上拍,其中以乾隆时期为多,从2002年至今,上拍次数超过30次。而据记载,乾隆皇帝的闲杂印最多,《乾隆宝薮》着录的就有1800枚之多,不过虽然清朝皇帝的御玺、玉印等未能完全的保存在故宫之中,但是流落入社会的也非常少,能够上拍的自然会引起诸多关注。

  除了玺印,历代皇帝的御笔书画也是拍卖场上的常客。世袭制让大多数的古代皇帝从小就接受良好的教育,受过名家的指导熏陶,书画是其成长过程中必不可少的课程,所以很多皇帝的书画作品都自成风格,使其不仅具有艺术价值,更兼具历史价值。由于帝王的特殊地位,他们的书画很少流向民间,大多数都被博物馆收藏。所以每次皇帝御笔书画出现在拍场上之时,都会引起不少买家的兴趣,行情自然是水涨船高。以清代嘉庆皇帝为例,在1994年中国嘉德曾推出嘉庆皇帝 御笔群臣和诗册 手写本成交价格为2.2万元,而今年北京匡时春拍中嘉庆帝1806年作 行书小楼晚眺 立轴拍出了89.7万元,北京保利推出的嘉庆帝行楷书《祈雨诗》横幅则拍出了253万元。

  除此之外,虽然龙袍、御制朝珠等拍品偶尔也有不错的表现,但是皇帝玺印和书画始终都是拍卖场上“御拍”的主打类型。

上拍次数最多的皇帝

  虽然历史上皇帝的数量并不少,但是如今出现在拍场上数量却是十分有限的,这除了与时间的久远有关,也与皇家物品较难流入民间有关。

  这其中,清朝应该是皇帝上拍次数最多的一个朝代,从顺治皇帝到康雍乾到光绪、宣统,都有皇帝的作品登上拍场。比如,顺治帝1655年所作《寒塘清浅》、御笔《积善延年》匾额,康熙帝《御临兰亭序》册页、《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等,宣统皇帝的《楷书七言对联》等等。

  不过,要数一数这么多年来哪位皇帝的上拍次数最多,恐怕非乾隆莫属了。清代作为中国最后一个封建地址的朝代,与现在的时间间隔最短,保存下来的古玩也最多。尤其是康雍乾三朝,三位皇帝书法作品的水平都比较高,并且数量相对较多,这其中以乾隆为多。除了此前提到的乾隆御玺、玺印等拍品,乾隆书画上拍数量达到上百幅,其中包括《洪咨夔春秋说论隐公作伪事》,《劭农纪典》,《盘龙松》,《妙法莲华经》等作品。

  而相较之下,其他朝代的皇帝书画作品数量则要少得多,宋代宋高宗赵构、宋徽宗赵佶都只有很少的作品流传于世,能够进入拍场的更是屈指可数,包括2002年在中国嘉德上拍的赵构《真草二体书嵇康养生论》和宋徽宗《写生珍禽图》,唐代皇帝书画作品上拍的更是少之又少。

最贵的皇帝

  虽然宋徽宗赵佶在拍场上亮相的作品并不多,包括《写生珍禽图》、《明皇训子图》、《鸲鹆图》等,但是仅《写生珍禽图》就创造了多次拍场纪录。此幅画作在2002年中国嘉德春拍中首次亮相,为水墨纸本手卷,是宋徽宗写生花鸟画的典范,笔调朴质简易,全用水墨,对景写生,无论禽鸟、花草均形神兼备,共分12段,每段接缝处有宋徽宗的双螭印。一经亮相,便引起了买家的瞩目,最终这幅画作以2530万元的价格被比利时收藏家尤伦斯夫妇收入囊中。在当年,创下帝王绘画作品的最高纪录。

  2009年,在北京保利春拍中,《写生珍禽图》再次现身。此次,收藏大鳄刘益谦花费6171万元将画作收为己有。宋徽宗也以每平方尺5750611元,成为最贵的古代书画家。

乾隆 白玉圆玺

  而在皇帝玺印的拍卖方面,乾隆则是无人能及,乾隆皇帝的玺印在拍场上更是屡创纪录。2003年,北京华辰春拍中的一枚康熙皇帝御用交龙钮“康熙御笔之宝”碧玉玺刚刚拍出660万元,创下时单枚皇帝御用印玺最高纪录。秋拍中,香港苏富比就推出了乾隆在皇子、皇帝、太上皇三个重要阶段所用的御玺:田黄冻石和鸡血冻石“宝亲王宝”“随安室”“长春居士”组玺、田黄冻狮钮玺“德日新”和青玉交龙钮“太上皇帝之宝”,全部着录于《乾隆宝薮》之中,最终这组御玺以2918.24万港元的价格成交,刷新皇帝印玺世界拍卖纪录。

  2004年,香港苏富比在春拍中推出乾隆御制田黄“契理在寸心”狮钮玺,并以790万港元刷新单枚皇帝御用印玺的世界拍卖纪录,不过这个纪录没有持续太久,在当年香港苏富比秋拍中,乾隆皇帝御用白玉交龙钮“纪恩堂”玺拍出1406万港元,创下单枚印玺世界纪录。而在2010年,香港苏富比春拍中,乾隆御宝题诗“太上皇帝”的白玉圆玺经过16次竞价,以9586万元成为世界上最贵的皇帝御玺。2010年6月,在台湾宇珍国际艺术举行的额拍卖会上,乾隆青玉螭龙玉玺“信天主人”以约1.2亿元人民币成交,在此打破纪录。

  并且,从“御拍”的成交总额来看,乾隆皇帝也是独领风骚,在刚刚结束的西泠春拍中,乾隆皇帝《御笔分题行书册》以1955万元成交。据不完全统计,从1993年至今,乾隆皇帝书画作品成交总额超过3亿元。

“御拍”缘何受宠

  近年来,拍卖市场上的“皇家旋风”愈刮愈烈,历代皇帝的御用之物、御笔书画等拍品的价格屡创新高,其中更是以清代皇室为代表。“御拍”异军突起,皇家专场佳绩频传,备受追捧,这其中又有何缘由?

  首先,历代帝王中不乏艺术爱好者,他们不但自己进行艺术创作,而且为了满足自己对艺术品的欣赏需求,对御用之物的要求自然不低。比如皇帝的玺印都由宫内御用工匠完成,经过选料、雕钮、选印文、书篆、呈御览、修改、刻制、磨光等多道工序才能完成,材质和工艺都十分讲究,可以说反映了当时的最高水准。

  其次,历代帝王御用、御笔等都有明显的时代特色,大多为赞美盛世繁华气象,符合当下中国整个社会的心理。再加上近20余年来,宫廷戏的流行,使流行文化对收藏界也产生了不小的影响,为“御拍”的火爆创造了良好的氛围。

  另外,投资也是十分重要的影响因素之一。在此版块兴起之初,价格相对较低,藏家开始注意收藏和购买相关艺术品。近年来,中国艺术品的行情持续走高,与皇家相关的拍品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也出现了相关拍卖专场,“御拍”的价格一路上扬,领涨整个艺术品拍卖市场。

  不过,在“御拍”持续升温的情况下,也应该注意到并不是所有的皇帝御用、御笔都有很高的艺术价值,藏家在收藏投资时需要认真鉴别,擦亮眼睛。

结语

  艺术之所以能够跨越时间和空间的界限,一代代的流传下去,在于任何艺术都可以摆脱其他的外在干扰而自成体系,不管登上拍场的帝王曾经是政绩斐然还是昏庸无能,都无法抹杀其在艺术上的作为;然而,艺术的价值却不仅仅在于其独立性,社会经济、文化都会对其产生影响,以各种形式渗透其中。“御拍”之物既承担着艺术价值,又通过各种细节反映着当时的社会状况,是研究、回溯历史的重要证据。艺术和历史的双重价值让“御拍”注定成为了拍场的宠儿。

(责任编辑:李飞)
转载声明:谋思网转载此文的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表明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文章内容仅供参考,请读者自行甄别,以防风险。
推荐阅读


关于谋思网联系我们帮助中心服务条款隐私声明法律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0-2016 imosi.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