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务资讯 > 房地产 > 正文

80后的无奈:高房价催生“蜗居”生活

来源:中国新闻网 字号:小

  09年热播的《蜗居》一直以来在网上被誉为大城市“房奴”写实。

  异样的高房价造就了异化房奴,大家背着重重的壳,一步一步往上爬,幸运的,爬到顶端还清贷款,不幸的,咬紧牙关继续还款,当然,还有无数前赴后继的无壳族渴望背上这沉重而又“甜蜜”的负担。

没有蜗牛命,得了蜗牛病

  房子的问题,虽然并不是近些年才有的事情,但却在近段时间让我感触最深。 因为“房”,《蜗居》火了,我的对象没了。经历过之前的经济低迷之后,之后的经济稍有复苏的苗头,房价立刻疯涨起来。不知道是房价刺激了经济还是经济拉高了房价。

  最近和舍友又一起看《蜗居》,电视里海萍、海藻两姐妹为了能在大城市拥有自己心仪的房子,吃尽苦头,被这个社会蹂躏得千疮百孔。

  看到海藻最终没能经得住诱惑,做了令人不齿的“小三”,舍友女朋友轻蔑地哼了一声:“贱人!”一旁的我也禁不住悲从心来,作为一个男人,我连做“小三”的基本条件都不具备,啥时才能在生活的这个城市拥有一套自己的房子啊?!

  读书的时候,觉得房子是身外之物,对那些为了房子付出一切的房奴打心眼里感到不理解。之后我自己工作了,才发觉当年想法的可笑。眼看着也老大不小,该找个媳妇好好过日子。这一阵子去相亲,对方一听说我没房子,立马扭头就走。没有房子,哪个姑娘愿意跟你过一辈子?就算姑娘愿意,丈母娘能答应吗?前段时间,有个经济学家说房子紧俏是受丈母娘需求影响,引来全国人民一阵声讨,可我觉得那个经济学家说的是大实话,恨不得发他一个诺贝尔经济学奖。

  再说了,如果没有房子,以后小孩出生了,户籍、入学、医疗哪一样不是麻烦事,自己出点事还好说,现在计划生育了,每家只能有一个孩子,你忍心让这棵小独苗受点委屈?搞出点心理阴影什么的谁吃得消?

  之前几年里房子跌价时,心说再等一等说不定就能买上房了,没曾想,货币政策一松,满地热钱涌进房市,与我等斗升小民抢房。看着蹭蹭往上涨的房价,真让人心如刀绞、泪如尿崩。现在入市,显然是做房奴的命,再迟个几年,怕是连做房奴的资格都没有了。今年国家已经把房地产作为支柱产业了,看到“支柱”这两个字,心理素质不佳者如我,只觉眼前一黑,几欲软倒。

  前几天父亲打电话过来催买房,说看这势头,再不买怕是这辈子也买不起了,还说要帮我还房贷,老人家辛苦了一辈子,即便脸皮厚者如我,又怎么能忍心让他们继续辛苦下去,不能拥有一个平静安详的晚年?

  有时候想想,我们这辈人真是付出极少,要求极多,父母那辈人20多岁时也没见着谁惦记着要在城市里拥有一套自己的房子,不也照样好好地活着?到了我们这,没房子就好像活不下去一样,就差又哭又闹、满地打滚了。

  没有蜗牛的命,还得了蜗牛的病。这让我蒙上莫大的悲哀。

“蚁族”折射都市人生状态

  就像《蜗居》中在大城市里为了生存,为了一套房子拼搏的姐妹俩一样,人们将那些毕业后选择留在大都市生活的低收入群体叫做“蚁族”。

  此类人群得此名称是因为他们和蚂蚁有许多相类似的特点:高智、弱小、群居。他们受过高等教育,虽有高学历,有一份白领工作但依然在大都市里买不起房子,面对高昂的房租,只能选择居住在城乡接合部的租房聚居村。

  也许有人会说,与其在大都市里受罪,不如在普通中小城市里过相对安逸的生活。但事实上是,即使生活压力再大,选择告别“蚁族”的还是少数,多数人仍在挣扎着坚持,那么支撑他们走下去的动力又是什么呢?

曾经沧海

没法适应“安静”的小城市

  与《蜗居》里的海萍很像,陶露也是大学毕业后留在上海的。陶露说,她喜欢上海这座有活力的城市,一切都让她感到一种国际化大都市的气息。

  毕业四年了,陶露和男友仍和别人合租一套小公寓,也没有结婚,更没有属于自己的小房子。用陶露的话说,“想追上房价上涨的速度比跑过刘翔还难。”在陶露看来,结婚生孩子是一种奢求,如果她生孩子不工作了,光靠男友一个人的工资租房子可能都吃力,更别提养孩子了。

  陶露告诉记者,他们班有1/3的同学毕业后都留在了上海,家在外地的基本上都是租房子生活。有些回老家的同学如今都有孩子了,工作、生活都不错。

  但陶露并不后悔她的选择:“我的朋友圈基本都在这里,我也适应了这里的生活方式,快节奏的生活让我很充实。”

  与陶露一样,很多人都会被大都市的繁华所打动。一旦融入这个精彩的世界,很多人就会有种“曾经沧海难为水”的感觉,其他城市再繁华,也没法和心目中的那个“精彩”相比。

为了面子

哪怕再苦再难也要忍耐

  邵斌毫不掩饰自己就是“蚁族”中的一员。据邵斌介绍,他家在农村,从小到大他的学习成绩一直很好,这让他父母在村里人面前很自豪。毕业时父母以为他会在家附近的县城找份体面的工作,可他执意留在省城,他觉得留在省城会有更大的发展空间。

  “可是有谁知道我的无奈呢?”邵斌说,“说我每月能挣两千来块工资,亲戚听了都觉得赚钱很多,可在这里的生活成本也高啊。想买房父母指不上,只能靠自己一点一点攒,女朋友家还催着结婚。看了《蜗居》后我特别感慨,我简直就是那里面的苏瑾哪!”

  邵斌告诉记者,每次回家亲戚朋友都把他看成“大人物”似的,父母也为此觉得脸面上很有光,一旦回县城工作实在没法放下面子,所以宁可吃苦也要忍着。

不愿放弃

只为心底存留的一丝希望

  在“蚁族”大军里,“80后”占据了主导地位,这代独生子女一般都受过高等教育,心怀梦想,喜欢挑战。然而走入社会后他们才发现,很多东西和原来想象的相差很远。

  关羽琳2005年大学毕业时没能直接考上研究生,复习一年后考入中国传媒大学读研,今年毕业后留在北京找工作。

  “当时我的梦想就是考入名牌大学出来有个好工作。”关羽琳说,“可今年7月份毕业时我才发现名校毕业生也面临着残酷的就业问题。”

  关羽琳后来在一家小型网站做了编辑,转正后每月工资2000元。她告诉记者,如果不是家里给钱资助房租,她可能生活得非常窘迫了。在北京待了这些年,她仍没有一种归属感。

  “有时真想回沈阳算了,好歹也算有家呀。可还是很不甘心,别人能忍受艰苦在这里打拼,我凭什么就不能,这座大都市里我为什么就不能有一席之地?”关羽琳说。

(责任编辑:林音)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游客评论
网友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并不表明谋思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请输入右侧验证码:
验证码
想了解更多,请拨打 4000-533-777服务通
立即开通服务通是谋思网的高级会员,成为服务通,您将享有以下六项特权服务。
获取需求商机 尊贵身份标识 追踪来访用户
信息快速展示 媒体宣传报道 供求多次刷新
[服务通案例]
谋思网:助五色土发展的另度空间
青岛五色土抵押货款顾问公司,是拥有十多年发展历史的...[详细]
“华山论剑”一朝成名 尽在谋思服务通
2006年,一家房地产公司于岛城成立。岛城房地产公司不在少数...[详细]
资讯最终页右上角图
推荐阅读

关于谋思联系我们帮助中心广告服务诚聘英才服务条款隐私声明法律声明网站地图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1-2017 imosi.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