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思商学院 > 战略管理 > 正文

“鱼塘模型”四模式化解企业危机

来源:中国总裁培训网字号:小

  面对逐步稀缺的自然资源,面对逐渐流失的市场资源,管理学鱼塘模型以四个模式演变来模拟企业管理中存在的潜在威胁,以及对应的组织结构变化。

  “鱼塘”模型:有一个鱼塘,塘里有一定数量的鱼。鱼塘边上站着几个正在撒网捕鱼的人。

第一模式

  这个鱼塘突然出现了一个决口,塘里的鱼正在源源不断地从这个决口流失掉。那么那几个正在撒网捕鱼的人,是先去堵这个决口漏洞,还是赶紧抢着捕自己的鱼?

  选择一般有两个。一个是捕鱼的人们团结起来去堵这个漏洞。等这个决口漏洞补上了,再一起重新开始各自撒网捕鱼。当然这是非常理想的情况,比如捕鱼者之间先有相应的预防契约。

  另一个选择是撒网捕鱼的人各自为阵,争取个人利益最大化,无视这个漏洞的存在,赶紧为自己抢着捞塘里的鱼。

  如果把第一个结论引入到企业管理学中,就会发现一个非常类似的现象。比如公司高层股东间的利益分配不均等,也就是常说的“高层不合”,那么当公司出现业务流失(被竞争对手侵占)时,公司的高层不是团结起来堵住这个漏洞,而是各自赶紧捞取公司利益,甚至不择手段的捞取公司最后的利益。

  原因很简单,每个人都在最求个人利益最大化。如果有某个撒网捕鱼的人放下自己的捕捞工作,放弃自己即得利益,而主动去补决口漏洞时,他是非常吃亏的——鱼塘的鱼在流失中,修补漏洞需要时间,导致他捕的鱼会比别人更少,但劳动量并不比别人低。假设漏洞补好了,并不意味着其余的捕鱼者会向他提供相应的损失补偿。

  填补漏洞的成功与否暂且不言,无论怎样,谁去主动补漏洞决口,谁就会遭遇相应的损失,而且很可能吃力不讨好。所以,最常见的情景是没有人去补漏洞,都在赶紧捞自己的鱼。最后塘里的鱼全部流失,撒网捕鱼的人捞足了自己的资本,然后再找下一个鱼塘,再重复上演同样的结局。

第二模式

  在第一模式存在的威胁下(决口漏洞一直存在),但为了尽快的为自己捕捞更多的鱼,撒网捕鱼的人打算以个人名义雇佣一些外来劳动力加快捕鱼效率。条件一是只允许这些雇佣劳动力在鱼塘中用钓竿钓鱼(而不是鱼网),条件二是这些雇佣劳动力不管用什么途径获得的鱼,都必须将一定比例上缴给他的雇主。那么,接下来又会出现什么局面?

  因为信息交流不对等,这些雇佣劳动力者看不到正在决口的漏洞、看不到鱼群正在大量流失,他们抱着靠出卖劳动力换取长期获鱼的(生存)机会,拼命的为雇主苦干。虽然钓竿比撒网捕鱼效率低下,而且还要大量的上缴。但为了糊口,雇佣者还是愿意选择这样的劳动力交易。然后,在决口流失、鱼塘中的鱼越来越少的趋势下,撒网者与雇佣者共存的平衡局面最终被打破,而且肯定是“雇佣关系”的制定者(撒网的人)首先打破该局面。眼看塘中剩下的鱼已经不多,自己捕获的鱼还不能满足的贪婪驱动下,撒网者会逐步提高雇佣者的上缴比例,甚至莫须有地扣押雇佣者的份额。尤其是在最后的时刻,撒网者彻底否定甚至隐瞒“雇佣关系”,将雇佣者的份额全部占有,一走了之。

  通过第二模式,可以找到了公司基层员工的生存之道,也找到了公司高层同基层的博弈关系。

  在第二模式中,貌似公司以招募新人的方式在壮大,貌似业绩也更好看(因为捕鱼总量提高了),但公司高层(撒网者)对决口漏洞漠然无视、公司基层(雇佣者)又看不到漏洞所在,一切都在表面非常和谐的状态下运营。

  最后,当生意越来越难做,高层领导就越是压榨底层员工的份额——对于“雇佣关系”的制定者来说,既然已经没多少可捞了,杀鸡取卵才会带来最后的暴利。比如大量的“公司破产,法人携款潜逃”事件就是极端案例。

第三模式

  在鱼群大量从决口漏洞流失的同时,因为“雇佣关系”的出现,撒网者之间的获鱼量(因为地位/能力/雇佣效率等造成的差异)越来越不平均,雇佣者所受雇主的待遇(上缴比例)逐渐悬殊化。以上条件的共同驱动,会逐渐爆发出“圈地运动”,以维持下一段管理平衡。

  接下来的局面就是:撒网者会互相签订圈地契约,依据自己的能力和权威,从鱼塘中划定一块自己的势力范围。在这个范围圈内,不论还剩多少鱼,在个人领地不受侵犯的情况下,自己也承诺不主动侵犯他人的渔业。

  圈地完成之后紧接着就是对内部雇佣者的整风运动,留住苦干的劳工,肃清反对的劳工,挖夺对方的高效员工。经历整风之后的这个雇佣利益团队,依靠着多次整风沉淀下来,达到分配上的默契和平衡。虽然,这样的团队不是最“干净”的,但往往是最坚实的、有共享利益的、最有工作效率的团队。

  因此,按照“鱼塘”模型这样一步一步的发展,“圈地运动”就成了必然,“整风运动”也成为每个团队的必须。而且,这样的平衡局面出现以后,公司中无论是忠臣还是奸贼都能找到自己的利益空间,并自觉地组合成高效利益团体,开始圈地捕鱼。从某种道德或者公平的价值观来看,这样的“圈地”分裂局面并不和谐,但无论就个别团体价值最大化,还是整体价值最大化,都远远的超过了“第一模式”和“第二模式”。

  其实,通过第三模式呈现出来的局面是过程而非结果,更准确点说是不断更新循环的过程。在“圈地运动”的后期,本来“雇佣关系”中简单的主仆博弈,变成了更为复杂的“团队间博弈”和“党派内博弈”。前者比如军阀混战时期,后者比如整风运动时期。而捕鱼量的多少,不再取决于是用渔网还是用钓竿,而是取决于该“捕鱼集团”所侵占的鱼塘势力份额。这一点,非常符合社会资本的分配规律。

第四模式

  虽然经历了“雇佣”和“圈地”,换来了整体价值的最大化,但那个鱼群不断流失的决口漏洞仍然存在。尽管下层劳动者的信息获取非常狭窄,但在斗争的经验积累中,总有一天会有某个雇佣者发现这个鱼塘全局面临的决口漏洞,并作出行动反应。

  行动反应一:这个雇佣者会保持沉默,不告诉同伴,但开始伺机跳槽到别的鱼塘去。或者以此取悦上层表示忠诚,鼓吹鱼塘效益骗取更多的雇佣者加入,从而换取撒网者对他在人情道义上的“回报补偿”。也就是常说的“阉党”派系。

  行动反应二:这个雇佣者感到希望被欺骗、劳动价值被掠夺,心理上立即会产生本能的反抗。比如消极怠工、比如煽动劳工等等。当然,如此反抗目的绝对不是要填补那个决口漏洞,而是要求获得更多更稳定的劳动价值补偿。他们并不希望改变这个雇佣关系或者圈地格局,他们只要求获得短暂的利益补偿就足够。

  行动反应三:这个雇佣者既不反抗也不沉默,而是积极的组织起来去找出填补决口漏洞的方法。简而言之,这位英雄打算以填补漏洞来改写历史、改变全局。他面临的结局有两个,一个是成功填补了漏洞,成为撒网者们默许的功臣、成为雇佣者们推崇的草根领袖。他将因此获得上下层的奖赏,从而由基层雇佣者升级为中层管理者。他的待遇也将被刷新,或者将拥有撒网的权利,或者从更下层的业绩中获得佣金奖励,甚至被别的鱼塘挖走后升级为新鱼塘的撒网者。

  如果英雄填补漏洞失败了,耽误了正常的渔业,影响了上层的利益,浇灭了下层的梦想,这个英雄就会成为所有矛盾斗争的牺牲品。其后果不言而喻。比如袁崇焕那样的悲剧人物。

  所以,无论是从底层雇佣者中选拔出来的中流砥柱,还是“空降兵”式的中层干部,他的命运都是同决口漏洞联系在一起的。能不能发现这个决口漏洞、要不要补救这个决口漏洞,将决定这位“中流砥柱”在鱼塘中的地位和任期。

(责任编辑:羽篪)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游客评论
网友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并不表明谋思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请输入右侧验证码:
验证码
想了解更多,请拨打 4000-533-777服务通
立即开通服务通是谋思网的高级会员,成为服务通,您将享有以下六项特权服务。
获取需求商机 尊贵身份标识 追踪来访用户
信息快速展示 媒体宣传报道 供求多次刷新
[服务通案例]
谋思网:助五色土发展的另度空间
青岛五色土抵押货款顾问公司,是拥有十多年发展历史的...[详细]
“华山论剑”一朝成名 尽在谋思服务通
2006年,一家房地产公司于岛城成立。岛城房地产公司不在少数...[详细]
资讯最终页右上角图
推荐阅读

关于谋思联系我们帮助中心广告服务诚聘英才服务条款隐私声明法律声明网站地图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1-2017 imosi.com. All Rights Reserved.